第四八三章 石楼之危(1/2)

作品:《日月当空照中华

且说王左挂等人率众投降的当天夜里,陕西巡抚洪承畴身边最近得用的亲兵把总张衡,奉命带着宁乡县贼军投降的消息,打着火把,骑着快马,连夜赶往石楼报信。

一行人先是往北出了南川河谷,然后转而往南,快速南下石楼,四十余人人人披甲,持枪带刀,身背弓箭,个顶个都是陕西洪承畴从抚标中军优中选优挑选出来的精锐悍卒。

虽然是夜路,但是如今的吕梁山以西地面上,城池残破,村镇荒芜,人烟绝少。

一路上什么也没有,倒是十分顺利,两个多时辰,奔驰一百多里。

等到天色微明而未亮的时候,一行人就赶到了石楼县城以北二十里左右的北浑河北岸。

这个北浑河,也是黄河山西段的一条支流,从吕梁山的一个山谷中发源,然后从东往西流,最后流到黄河之中。

不过这个北浑河,却是一条很小的支流,此前山西大旱的时候,已经断流了多日,不过这段日子里,因为五月中旬的大雨,突然有了水源,开始哗哗地流淌了。

只是河床和两岸干旱已久,虽然下了几天大雨,北浑河的水量,也只是昙花一现而已。

等到张衡带着麾下策马赶至北岸的时候,北浑河的河水已经是徒步可涉了。

到了北浑河的北岸,眼看着过了河就距离石楼县城不远了,张衡遂令麾下弟兄下马休整。

毕竟一路疾驰百多里,就算是人能扛得住,身下的战马也总该休息饮水了。

一行人连人带马在河边饮水进食,休整了半个多时辰,看看天色,已过寅时,东方泛白,然后再一次集结上马,骑马涉水过河。

本以为接下来也会一路顺利的张衡等人,刚刚渡过北浑河来到南岸,就发现远处有一支上百人的队伍,正沿着北浑河的上游,翻过了一个小山包,由东南往西北而来相,距不过数百步远而已。

一马当先的张衡,心里正自狐疑不定,猜测着对方队伍的身份,却突然听见那支队伍发了一声喊,撒腿就往南面跑了。

张衡骑在马上听得很清楚,对方喊的是:“官兵来了!”

既然如此,那么迎头碰上的这支队伍就是贼军无疑了!

张衡一念及此,当机立断,大声喝道:“弟兄们!那是贼军巡哨!绝不能让他们跑了!”

张衡麾下有原陕西总兵张国兴所部陕军士卒,有钟得五所部永宁州士卒,也有陕西抚标中军士卒,都是老于行伍的精锐,此刻自己数十人的小队人马,在这里遇见了沿着北浑河巡逻的贼军巡哨队伍,那就只能是狭路相逢勇者胜了。

因为人人都知道,若是放了他们回去,引来大队贼军人马,自己这数十人还有活路吗?

所以,张衡一声令下,数十人一起猛夹马腹,朝着逃走的贼军巡哨,就追赶而去。

那支贼军巡哨,人数虽然是张衡所部的两倍,然而全是步卒,根本跑不过战马的速度,不到一刻钟的功夫,张衡等人就已经追到了那些贼军的身后。

这部分贼军此时只顾往南奔逃,一个个地毫无保留地将后背留给了敌人,也因此一个个很快就成了张衡所部骑兵的箭靶。

相距只有二三十步的距离,几乎是箭无虚发,只是三轮箭雨过后,跑在前面的上百名贼军就只剩下十几个人了。

而此时,张衡等人也已经不需要再用弓箭了,收起弓箭,换上长枪,从背后将仍然亡命逃窜的十几个贼军一一刺翻在地,最后只留下了两个活口。

张衡本人及其麾下悍卒,多数都是老兵油子,拷打审问的手段自不用说,很快就从这剩下的两个贼军喽啰的口中,获知了石楼县城周边的情报。

原来,就在神南峪陷落的第二天下午,就有不少逃出神南峪的贼军喽啰,翻山越岭陆陆续续地逃到了吕梁山西麓的咽喉要地广武庄。

广武庄本身所在的地方,是一块东南北三面环山的开阔地带,往东翻越吕梁就到了石口,从石口往东,经过石门关,可以通往汾水两岸的山西腹地平原。

而之所以说它是个咽喉要道,是因为它的西面,只有一条时宽时窄的山谷,也就是北浑河的上游河谷,这唯一的一条河谷道路之上,相距广武庄约莫十多里的地方,就有一座夏龙关。

这座夏龙关,同样是易守难攻,险峻异常。

因此,当洪承畴带着陕西抚标三千多精锐士卒北上柳林堡之后,山西按察使张宗衡带着麾下的镇西营,除了坚守石楼县城之外,他们所能够做的,就只是派出一部人马,到石楼山附近通往夏龙关和广武庄方向的山道出入口立营,修筑工事,防备驻守在广武庄的贼军突围逃走。

崇祯皇帝之前虽然发了圣旨,将原来的山西乡兵,以及陆陆续续收拢来的山西镇西卫溃卒,统一编练为新的镇西营,但是却还没有来得及给镇西营提供朝廷制式的武器装备。

别说没有火枪火炮了,就连武备院统一生产调配的制式铁甲、戚刀和新式钹大檐盔帽,都做不到人手一份。

如果不是前不久陕西总兵王承恩带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日月当空照中华 最新章节第四八三章 石楼之危(1/2),网址:https://www.67x9.com/5/5320/4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