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六八章 闯将何人(1/2)

作品:《日月当空照中华

杜文焕说的一点没错,刚刚让他吃了一个大亏的,正是闯营近来崛起的一员闯将。

然而,此时此刻的杜文焕并不知道,让他吃了大亏的这个闯将,名字叫作李自成。

李自成这个名字,是陕西米脂人李鸿基杀人犯法之后,匿名逃亡之时自己给自己改的名字。

李鸿基自幼生在陕北米脂县郊外一个党项人当年遗留下来的堡寨之中,其祖先到底是不是党项种,后人很难说清楚,但是李鸿基本人以及李鸿基之父李守忠,及其李氏家族却世世代代口口相传,说他们是党项人的种,而且还是党项王族李元昊的后裔。

是不是攀龙附凤不清楚,但是当李鸿基成了李自成之后,却始终是这么自认的,所以当了流贼头目之后,对于汉人的生死,他也从来不曾放在心上。

祸乱天下十几年,一直把大明朝折腾到亡国亡天下,他也从来没有感到愧疚过。

因为在他的内心深处,这国不是他的国,这民也不是他的民。

就是这么一个人,在后世的时候,还曾一度被认为是农民领袖、救世英雄。

一个农民领袖竟然能把当时以农民为主的中国人搞死了几千万?

一个救世英雄竟然能把以汉人为主的华夏民族搞的亡国亡天下?

哪里有这样的农民领袖和救世英雄?!

李自成这样的人,就是一个乱世枭雄罢了,如今再说他是救世英雄实在是有点良心上过意不去。

且说这个李鸿基,自幼年之时就喜欢舞枪弄棒,等年纪稍大之后长的是虎背熊腰、高大威猛,兼且为人豪爽仗义,十里八村的无赖少年很快就追随左右,一时之间也是横行乡里。

到了十六岁那年的时候,李鸿基的父亲李守忠病死,李鸿基随后继承了其父在银川驿的职位,当上了吃皇粮的驿卒,专司为朝廷转递文书。

到了天启七年初,天下乱象已显,陕北更是毛贼遍地。

已经年满二十岁的李鸿基,也在这个年初讨上了老婆,本来想着收收心,安安稳稳地过日子,结果却由于自己担着驿站的职司,整日里在外奔波忙碌,也没有个着家的时候,不出半年,新婚的老婆韩金儿遂与乡里另一个姓盖的豪强渐渐勾搭成奸。

转眼间到了天启七年的冬天,李鸿基偶尔听到了街坊四邻的闲言碎语,得知韩金儿给自己戴了绿帽子,年轻气盛且武艺出众的李鸿基,哪能忍得了这个奇耻大辱,遂在刘芳亮、蔺养成等几个好兄弟的帮助下,一怒之下杀了这一对奸夫**,而且一不做二不休,连带着将那保媒拉纤的媒人和那隐瞒实情骗了自己的延安监生也一并杀了。

由于其兄长李鸿名,在李鸿基出生之后不久即病死,死的时候留下了李过这个尚未出生的遗腹子,而且李过十三岁时又丧母,所以此时的老李家,除了这叔侄俩,也没有别的活人了。

杀了人之后的李鸿基,带着好兄弟刘芳亮、蔺养成和侄子李过,四处隐匿逃亡,最后跟着刘芳亮,辗转来去,投奔了刘芳亮的好哥们刘国能。

刘国能是陕北延安府的豪强,与刘芳亮等人一样,都是自幼不喜读书,却酷爱枪棒武艺,也是因为这一点,与刘芳亮相识,而且早就听闻过李鸿基等人的名号。

刘国能本来家世清白,家里有地,自幼家境还算富裕,有亲戚在固原镇军中当官,原本准备着要去投军的,结果刘芳亮、李鸿基等人一来,讲究哥们义气的他,也就没有去投军。

为了让李鸿基、刘芳亮、蔺养成等人避风头,刘国能也不去投军了,几个人就在老刘家闭门谢客,整日里切磋武艺枪棒,也很快活。

然而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老刘家虽然是地主豪强,但是到了天启七年的时候,陕北连年大旱,粮价飞涨,真的是到了地主家都没有余粮的时候了。

加上李鸿基、刘芳亮、蔺养成、李过这几个又都是超级能吃的大肚汉,到了刘国能的家里,不过俩月,眼看着老刘家也到了快要揭不开锅的时候了,不能一日无酒肉的刘国能,就与李鸿基等人商量,看能不能琢磨出一个来钱的道儿。

结果这么一说,李鸿基倒是想起了一个仇人来。

这个人正是米脂县外银川驿的驿丞。

李鸿基年纪轻轻就接了父亲的班,当上了驿卒,虽然有了活干,有了糊口的钱粮,但是还是少年的李鸿基在驿站里面没少受那些壮年驿卒的欺负。

每日里最苦最累的活都是他干,到了每月里领粮领饷的时候,却总是缺斤短两,要么干脆就找个理由罚没,比如转递文书误了日期了,比如接待上官应对不周了,总之每个月都拿不到该有的钱粮分量。

有一次因为粗心大意丢失了朝廷的文书,还被驿丞一顿鞭打,枷送米脂县衙严办,不仅打了几十板子,而且还站枷数日,差点丢了性命,若不是找不到年轻力壮、能吃这份苦的驿卒,米脂县衙当时就能要了他的性命。

就这么地,从此之后,青年李鸿基虽然还是按部就班地吃着驿站的饭,但对银川驿的驿丞和驿卒们恨之入骨。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日月当空照中华 最新章节第三六八章 闯将何人(1/2),网址:https://www.67x9.com/5/5320/3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