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四一章 太行八陉(1/2)

作品:《日月当空照中华

二月中旬,军机大臣李邦华带着麾下的三千矿营,在通州附近雇佣同样数量的马夫民壮,然后押运着从通州户部仓场支取的大批粮饷,一路上浩浩荡荡地往顺德府而去。

若论入晋路程的远近,从京师出发,不管是走居庸关外的军都陉,还是走飞狐口,又或者走真定府的井陉娘子关,都比远在顺德府与彰德府之间的滏口陉要近得多了。

但是李邦华还是选择带着带队人马南下顺德府,计划从滏口陉穿越太行上,进入山西境内。

太行上从北往南绵延千里,山势陡峭、奇峰林立,自古以来就是山西与燕赵以及中原大地之间的一道天然屏障。

然而,太行山虽然山势巍峨险峻,人马牲畜难以攀越,但是自古以来却也有着八个可以通过的山谷,俗称太行八陉。

这些太行山中呈东西走向的横谷,是由发源于山西境内的河流,历时千百年,不断地切割和冲蚀而成。

从北往南,一次是军都陉、蒲阴陉、飞狐陉、井陉、滏口陉、白陉、太行陉、轵关陉。

这八条可以穿越太行山脉的太行八陉,正是自古以来连通晋冀豫三地的八条咽喉通道,也是三地重要军事关隘的所在之地。

其中,走军都陉、蒲阴陉可以进入大同和代北,走飞狐陉、井陉可以进入太原,而走滏口陉可以直接进入潞安府。

至于白陉、太行陉和轵关陉,都在河南怀庆府,距离京师太过遥远,当然不可能作为选项。

李邦华这么做,当然有他的考虑在内。

其一,选择走滏口陉的话,可以在进入山西之前,就与卢象升的天雄营汇合。

李邦华的矿营是一支纯火器的队伍,而卢象升的天雄营则更多的还是一支传统的军队,虽然也按照《新军操典》编练了一定的火枪营和车炮营,但是卢象升却更喜欢传统的阵法,在长枪狼铣、刀盾手的编练上,下了更多的功夫。

满编五千人的天雄营,只有一个一千人的中军火器营,其中包括五百人的火枪手和五百人的车炮手,而剩余的四千人,都是冷兵器为主的营头。

其中,有一千人的骑兵营,一千人的长枪手,一千人的狼筅手,五百人的弓箭手和五百人的刀盾手。

这样的兵力和编成,在目前情况下,已经算得上是攻守兼备,比较稳妥的一种了。

李邦华虽然对自己的矿营有着足够的信心,但是若能与卢象升的这五千人汇合,一起入晋,声势自然大为不同。

其二,李邦华入晋督师,还有皇帝交给的其他任务,那就是要给封地在潞安府的沈王朱埕尧传达一道皇帝的旨意。

要让沈王府一系出银三十万两,粮三十万担,支应山西的剿贼事务。

李邦华虽然自己携带了大批的军饷粮草,但是作为天津巡抚出身的他很清楚,粮饷这种东西当然是多多益善。

特别是如今,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而且山西连年干旱,境内粮价飞涨,灾民、流民更是随处可见,一旦到了山西境内,想要就地补给粮饷等物,将会十分困难。

如果太原的晋王府和潞安的沈王府能够为入晋大军供应半数粮饷,那么李邦华身上的压力,就能减轻不少。

在李邦华的计划之中,位于太原的晋王府供应的部分粮饷,将用来支应孙传庭的延绥镇军队和王国梁的山西镇军队,而自己携带的粮饷以及沈王府供应的部分,将主要支应自己的矿营、洪承畴的陕西兵以及卢象升的天雄营。

而且这个问题,必须在一入晋就得尽快得到解决,要不然军心不稳。

其三,也是相当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太行八陉的地形,只有滏口陉最短,也最平坦,最容易通行。

自己率领的军队,不仅带着大量的粮饷辎重,而且这支除了神机营以外的纯火器军队之中,还装备了武备院年前才定型量产的崇祯一式后装子母炮。

武备院两处炮厂全力生产,也不过生产出了一百二十门,而这一次经过皇帝的特许,给李邦华带走了整个产量的一半,也就是六十门。

别看这六十门由佛郎机改进的崇祯一式后装子母炮不起眼,加上炮架每个母炮净重八百斤,再加上每门母炮配备的八个子炮,那就是两千四百斤。

虽然每一门母炮的炮架上都安装了马车的轮子,炮口冲后,套上了马匹拖拽前行,已经是省了不少的力气,但是算上每门母炮配备的八个子炮,一个炮班即使扩充到了二十人,也还是捉襟见肘、手忙脚乱。

因为这二十个人,除了要照看母炮的炮车,还要照顾运送子炮的马车,还要照顾一辆运送弹药弹丸的辎重车。

单单就是李邦华麾下的这个新式炮营,如果走不对路,想要顺利穿越太行山,都是一件十分有难度的事情。

像飞狐口的望都关和井陉的娘子关,那都是太行山上的险关要隘,虽然有路,但山势陡峭险峻,道路狭窄难行,运送粮饷辎重和火炮弹药的车辆通行困难。

算来算去,还是上从京师直接南下顺德府,然后汇合了卢象升的天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日月当空照中华 最新章节第三四一章 太行八陉(1/2),网址:https://www.67x9.com/5/5320/3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