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八八章 汉人牧奴(1/2)

作品:《日月当空照中华

曹文诏下完命令,即刻带着中军所部,穿过火势已经失去控制的营地,往南面奔去。

此时,斋桑安排留守老营的那些老弱残兵,尤自带着一批牧奴在南部入口处抵抗,与武烈营右营游击李国奇所部战成了一片。

曹文诏带着中军生力军的到来,迅速宣告了这些留守的科尔沁老弱男丁抵抗的失败。

一直在苦苦支撑着的那些老弱残兵和牧奴,在武烈营骑兵的前后包抄夹击之下,瞬间崩溃。

这时,跟随前来的牛聚明看到那些依靠双腿正在四散奔逃的牧奴,突然大声喊道:“降者免死!投降不杀!”

牛聚明之所以这样做,不是因为他会说科尔沁人的语言,而是他看到那些牧奴之中有部分人却是汉人的发式。

这个时期的科尔沁贵族和骑兵,因为已经投靠建州女真多年,发式也已不再遵守蒙古人自己的秃发习俗,而是改成了女真的金钱鼠尾。

同时,对于他们在战争中捕获的牧奴来说,这些人身份低贱,还没有一体强令搞成金钱鼠尾,所以有的牧奴是蒙古人的传统秃发结辫发式,而有的虽然头发蓬乱肮脏,却依然看得出来是汉人的发式。

这些牧奴平时受尽了科尔沁贵族的欺压凌辱,本来就不愿跟着那些留守的科尔沁老弱男丁,与来犯的敌人拼死搏斗。

特别是其中的汉人牧奴,夜色中早就听出来者是大明的军队,多数都不愿与自己的母国为敌,此时受到两面包抄夹击,连平时高高在上、自诩悍勇的真科尔沁人都崩溃了,他们还抵抗个什么劲!

果然,听见“降者免死”“投降不杀”的喊声,一部分四散奔逃中的牧奴转身跪在地上,高举双手,喊着:“我投降!别杀我!我投降!别杀我!”

这些跪地投降的牧奴,说的都是汉语,虽然有的说得磕磕巴巴,语不连贯,但却清晰无误正是汉语!

曹文诏见状于是也大声命令道:“跪地投降!降者不杀!跪地投降!降者不杀!”

一时之间,曹文诏身边的中军传令兵,也开始大声呼喝:“跪地投降!降者不杀!”

原本四散奔逃的牧奴之中,能听得懂汉语的,很快都是跪地投降了。

包括一些留着蒙古人传统法式的牧奴,也跟着自己身边的同伴跪地投降了。

就这样,营地南面的抵抗很快就彻底瓦解了。

而那些誓死不投降并坚持持刀抵抗的科尔沁老弱男丁,很快便被斩杀干净了。

这些抵抗的老弱人数本来就不多,原本就有的,加上仓促之下又赶来的,一共不超过千人。

这些人有的持刀,有的持弓,多数人都上了马,但是多数人都没有盔甲防护,有的甚至光着上身,还有的连马鞍都来不及准备。

面对着除了弓箭,人人还都装备了板甲、戚刀、三眼铳、环檐铁笠盔的武烈营精锐骑兵,这些没被带走征讨喀喇沁部的左翼科尔沁老弱,根本没有多少翻盘的本钱。

所以,营地南面的抵抗被粉碎之后,整个营地之中的有组织反抗,也基本上不存在了。

曹文诏命令张修身带人收拢跪地投降的千余牧奴,并将他们赶到附近一个空着的围栏之中集中分辨看管。

当张修身带着武烈营部分中军士卒上前,预备将投降了的牧奴人群,往那处围栏之中驱赶的时候,跪在地上的牧奴中间,突然站起一个壮汉来。只听那壮汉用磕磕巴巴的汉语说道:“大人,小的有话,想对汉家将军说!”

张修身没料到会有人突然站起,当下立刻张弓搭箭对准了那汉子,并且喝道:“跪下说话!否则一箭射死了你!”

这时,曹文诏也看见了这处的状况,轻夹马腹,赶了过来。

曹文诏见那汉子身材高大、骨骼粗壮,虽然衣服须发脏乱不堪,但看起来自有一股气势,且见对方也没有什么刀枪弓箭,于是冲张修身压了下手,示意他收起对着那人的弓箭,然后说道:“汉子可有姓名,有何话说?”

那汉子见此,从跪着的人群中站起上前数步,跪倒在前面,说道:“小的是汉人,汉名叫作汤九州。”

说完这话,那汤九州说道:“小的本是铁岭军户出身,曾在马总镇麾下当个亲军把总,有一年东虏并鞑子入寇,屠了铁岭数万军民。小的适逢巡哨在外,虽然侥幸保住了性命,但却被抓了生口,被逮在此处给人作奴,如今也有十来年了。”

曹文诏一听之下,很快就知道了大概是个什么情况。所谓的铁岭马总镇,就是当年的总兵马林。而这个汤九州,说白了就是一个辽镇的逃兵罢了。

曹文诏自己就在辽东镇从军多年,所以他也很清楚,像汤九州这样的人,在辽东周边的蒙古或者女真部落里所在多有。

当年辽东明军的数次兵败,先后有十数万军败亡,其中很多当然都是战死了,但也有相当一部分是逃亡了。

这些人有的是被打散逃亡的,有的则是临阵脱逃的,不管怎么说这些人都在明军的队伍之中消失了。

逃亡的人不敢往山海关方向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日月当空照中华 最新章节第一八八章 汉人牧奴(1/2),网址:https://www.67x9.com/5/5320/1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