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九章 兵临城下(1/2)

作品:《日月当空照中华

结束了大帅府大堂之上的军议,毛文龙随即命令毛有时赶回铁山城,毛承禄赶回定州城,同时派人向如今身在鸭绿江东岸义州城中的毛可喜、毛可进兄弟,通报此次军议的内容。

整个东江镇上下,顿时呈现出一派大战在即的备战氛围。

因为之前早有准备的原因,所以这次的东江镇备战井然有序,有条不紊。

毛文龙从大堂上离开,让人带着王弼进了二堂,又让人请来了褚宪章、袁枢和曲承恩。

片刻之后,几人全数到来。毛文龙挥退左右,堂上只留褚宪章、袁枢、曲承恩、王弼四人。加上毛文龙,一共五个人。

毛文龙说道:“大堂之上,聚将议事,人多口杂,有些事不便明言。王弼此来不易,更要带话回去。如今在这二堂之内,我们把诸事议好,大略定下,有刘总兵与我东江镇里应外合,此役虽不敢说全胜,但要建功却易如反掌。”

说到这里,毛文龙又问王弼道:“你来之前,你家刘将军可曾说过刘兴祚刘总兵会如何做?”

毛文龙如今所问的,正是堂内几个人都关心的,特别是东江镇老将曲承恩。

因此,听了毛文龙的话之后,曲承恩接过话头,说道:“战阵之上,刀枪无眼。若事前没有计划,临阵之际,仓促行事,一旦失败,后果不堪设想。你家刘将军怎可毫无计划?”

毛文龙、曲承恩问这些问题,其实说到底,还是对刘氏兄弟还有疑虑,若刘氏兄弟居中策应是假,自己把东江镇的计划反而如实相告,那岂不是铸成了大错。

但是堂中有一人,对刘兴祚的反正之心毫无疑虑。这个人正是崇祯皇帝派来的褚宪章。

褚宪章临来之前,崇祯皇帝当然对他有交代,其中的重点就是如何利用刘兴祚的反正之心,狠狠地坑一把建虏大军。

历史上,刘兴祚是阵前倒戈,对阵之际,带着自己四百中军亲兵策马逃奔过来归降。虽然发挥了不小的作用,但还是浪费了一个天赐良机。

看众人说到了这里,褚宪章清了清嗓子,缓缓说道:“咱家来皮岛之前,皇上万岁爷说起天启年间旧事,其中耿耿不能释怀者,就有一件与刘兴祚刘总兵有关。”

褚宪章此言一出,堂中之人目光齐聚在他身上,王弼更是惊讶地说道:“当今大明天子也知道我家刘大将军?”

这时,毛文龙冲着王弼说道:“褚公公乃当今天子身前近臣。岂会对你一个个小小把总说笑!”

褚宪章笑了笑,然后看向袁枢,说道:“这位袁枢袁千户的父亲,就是袁可立袁总督。当年巡抚登莱之时,袁总督曾与刘兴祚总兵有过频繁联络,刘总兵反正归明之心,袁总督甚是嘉许推崇,只是当年朝廷之上多方掣肘,致使此事迁延至今而未成。皇上万岁每每谈及此事,心中颇以此事为憾。”

说到这里,褚宪章又对王弼说道:“你这次回去,给你家刘将军带句话,若刘总兵兄弟真有反正归明之心,此次东江之役正是天赐良机,绝对不可错过。刘总兵兄弟反正归来之日,大明朝廷绝不吝功名富贵之赏。”

王弼闻听此言,躬身抱拳说道:“褚公公放心,小的一定把话带到。”

褚宪章点了点头,看着毛文龙,又说道:“咱家前来东江镇之前,皇上万岁曾说,刘兴祚刘总兵反正之心甚诚,东江将帅切勿当断不断,疑虑不定。”

毛文龙对刘兴祚的反正之心当然也有所了解,见褚宪章这位皇帝身边的大太监都如此说,心中也不再犹豫,与曲承恩对视一眼,点了点头,然后说道:“陛下真乃是圣天子也,身居皇宫大内,而又能明见万里。褚公公既然如此说,我东江将帅自无当断不断之理。”

当下就将这十几日来商议好的应对之策,捡主要的,一一说与王弼,让他回报刘兴祚兄弟,以便做好相互配合。

就这样,一个下午过去,诸事计议已定。

到了傍晚时分,王弼在毛仲进的带领下,先是乘船渡海到了大鹿岛,然后连夜又从大鹿岛乘船渡过并不太宽的海峡,在距离鸭绿江口不远的地方靠岸,回到了陆地之上,然后趁着夜色赶回镇江堡,向刘兴贤报告。

就在毛仲进带着王弼,乘船赶往大鹿岛的同时,驻守铁山的毛有时遣人来报,说是义州方向不断有溃兵和百姓逃回,据收拢入城的溃兵和百姓所说,鸭绿江畔的义州城可能已于午时前后被建奴攻破。

到了入夜十分,又有镇守定州的毛承禄遣人来报,也说义州方向有溃兵百姓逃来,据说义州城池已破。

皮岛诸将闻言,也心中焦虑不安,唯有毛文龙、褚宪章无所动心。

再等到了后半夜,毛承禄再度遣人来报,这次信使带来了确凿无异的消息,说义州城池已破,毛可进、毛可喜兄弟领着三四百败兵,已经逃进了定州城,而建奴大军以阿济格的镶红旗为主、刘兴祚的复州兵为辅,一直尾随追击,如今已离定州城不远了。

接到这个消息之后,毛文龙与褚宪章不怒反喜,皆是一副云淡风轻、胸有成竹的样子。

原来,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日月当空照中华 最新章节第一六九章 兵临城下(1/2),网址:https://www.67x9.com/5/5320/1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