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那是岁月留下的伤(1/3)

作品:《太古龙神

小红药永远都是捧场大王,超大声的模样,元气满满的同时还极为可爱。

哪怕是司雪衣不吃这套的人……好吧,司雪衣也吃这套。

谁会拒绝一个永远给你加油鼓劲的美少女呢?

司雪衣笑了笑,他取出扶风琴,试了试琴音便开始弹奏起来。

当琴弦拨动的刹那,端木熙和红药便沉浸其中,只觉的这就是人间天籁,没有比这更好听的琴音。

很快,《春江花月夜》的各种意境,在司雪衣指尖被一一绽放出来。

落日黄昏之下,伴随着悠扬美妙的琴音,各种异象接连诞生。

春日,江水,奇花,明月……各种异象交织重叠,竟连时空都仿佛变幻了起来。

这太神奇了!

无论端木熙还是傅红药都看呆了,她们都精通音律,拥有远超常人的鉴赏水平。

太清楚这首春江花月夜的水平了,简直闻所未闻,让人难以置信。

端木熙说入品之前就不好弹,入品之后再想弹是难上加难。

看上去矛盾,实际上一点都不冲突。

入品之前无知无畏,入品之后就会察觉到曲中几乎无穷尽的意境,和难以想象的时空变幻,立马就感觉无从下手。

而司雪衣这《春江花月夜》,以端木熙挑剔的眼光,也找不出任何毛病。

很快一曲弹完。

在尾音的颤动中,司雪衣松开手,俊美的脸上露出淡淡的笑意。

他一抬头,发现白黎轩不知何时出现,桀骜不驯的魔风兽也怔怔的看着司雪衣。

许久之后,几人才惊醒过来,皆是怅然若失的神情。

司雪衣转了转头,他看向万里云层尽头处的那团金光,方才那里似乎也有道目光。

“太好听了!”

红药看着司雪衣,发自内心深处的赞叹道:“太好听了,雪衣哥哥的琴技,何止天墟净土,放眼整个天下,同辈之中恐怕也无人能敌。”

端木熙沉吟不语,很是赞同小红药的话。

司雪衣收回视线,拿起眼前的筷子,看着依旧滚烫的汤水傻眼道:“我肉呢?”

好家伙。

故事才讲到一半,锅里的肉全没了。

司雪衣目光一扫,就看向白黎轩道:“小白,是不是你偷吃了!”

“不是剑圣哥哥吃的,是红药吃的。”

红药脸色通红,可听到司雪衣说白黎轩偷吃时,立刻举手主动承认。

司雪衣笑道:“是红药啊,那就没问题了。”

红药脸色露出红晕,轻声道:“不要欺负剑

#每次出现验证,请不要使用无痕模式!

圣哥哥嘛,红药给雪衣哥哥捏腿。”

她眨了眨眼,看向司雪衣的目光,羞涩中带着一丝大胆。

司雪衣心中一沉,嘴角抽了下,讪讪笑道:“不至于,不至于……”

白黎轩夹了一块素菜,淡淡道:“我徒弟给你捏腿呢,你不赏脸?”

司雪衣瞪了白黎轩一眼,记住你了。

他很无奈,只能把腿伸了出去。

红药开心道:“雪衣哥哥,红药很小力的。”

只捏了一下,司雪衣便痛的差点轻呼起来,强行忍了下来。

红药小心道:“雪衣哥哥,不舒服嘛?”

白黎轩笑道:“怎么可能不舒服,都舒服的说不出话来了,好徒弟,你得再点力才行。”

红药顿时一喜,立刻加大了力度,笑道:“那就好,红药还担心呢,嘻嘻,只要雪衣哥哥开心,红药做什么都可以。”

白黎轩看着痛到快说不出话来的司雪衣,道:“我徒弟问你开不开心呢,倒是说句话啊?”

司雪衣咬牙道:“开心!”

端木熙来到司雪衣身后,笑道:“师兄,熙给你捏捏肩,你好好讲讲后面的故事,你朋友弹完《春江花月夜》之后呢?”

端木熙的手很柔,稍稍用力,就让司雪衣放松下来。

这还不止,她垂落的银发左右各飞起一缕,发梢缠绕成结,像是两只更小的手,轻轻按着司雪衣的太阳穴。

如此这番,总算是抵消了红药“微微”小力。

司雪衣继续道:“我那朋友一曲弹完,数不尽的惊呼声传出,众人皆不尽信,各种赞叹之声不绝。我那朋友颇为得意,也不想辜负这些人的抬举,又接连弹了九首名曲。”

“每一曲都惊艳四方,千秋盛宴上几乎所有人,都被我这朋友的琴技所折服。”

“唯有那月大当家,被一群灵秀坊的女弟子簇绒,目光冷傲,依旧是蔑视天下的模样。我朋友不服气,就让她开始弹琴,那位月仙子没有推辞,只弹了一首《秋月白》。”

端木熙疑惑道:“《秋月白》?这曲子很普通啊,三岁小孩都会弹,这位月大当家难道徒有虚名?”

司雪衣脸上无奈之色,轻叹一口气道:“当时我那朋友也是这么想的,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太古龙神 最新章节第一百二十章 那是岁月留下的伤(1/3),网址:https://www.67x9.com/414/414708/2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