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妹907章 忘了?师妹回来了!

作品:《灵妃倾天之妖帝已就擒

    “嘶……”

    刚有了意识,她便感觉头部传来一阵尖锐的疼痛,像是被车轴碾过一般,彻骨的疼。

    君慕浅勉力抬手,按了按太阳穴。

    怎么像是被人打了一顿,浑身上下都疼。

    难道,每重生一次,她都要遭受这种罪孽?

    视线还有少许模糊,但君慕浅依然能够看清面前有人正在看着她。

    那人口吻担忧,但细听却是松了一口气:“小兄弟,你醒了?”

    “嗯,醒了,我……”君慕浅正要道谢,神情突然一滞。

    什、么?

    小兄弟?!

    这个人叫她小兄弟?!!

    她在洪荒这边的化身,是个男的?

    君慕浅懵了,目光都有些呆。

    “小兄弟,没事吧?”面前的人还在关心她,好言相劝,“你受了重伤,能醒来已是不易了,一定要好好休息。”

    君慕浅没言声,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猛地转过了身去,弯下了腰。

    手,几乎是颤颤巍巍地抚了上去。

    当感受到自己还是货真价实的女儿身的时候,君慕浅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擦了一把头上沁出的汗水,如释重负了。

    还好,还在,就是有些平。

    一裹,更平了,跟没有一样,难怪不仔细检查,她连感受都没有。

    这……

    君慕浅有些槽心,她按了按眉心,半天缓不过来。

    不应该啊,都是她的化身,怎么一个比一个平?

    算了,以后也不是不能长。

    不过,这里的“她”又发生了什么事情,会选择女扮男装?

    “小兄弟?”救她的人却是被她这突如其来的一个动作给迷惑住了,“小兄弟,你没事吧?”

    “没事。”君慕浅的视线这才彻底清明了,她扶着地,有些艰难地站了起来,“多谢阁下的救命之恩。”

    她抬头,看清楚了面前的景色。

    这是一条林间小道,一眼望去,看不到尽头。

    而在她左前方站着两个人,皆是一身素袍,什么吊饰也无,一看就并非富裕人家出身。

    见她有了应答,那个神色担忧的男子还未开口,另一个人已经嘲讽地出声了:“人家当然没事了,人家估计是不想看到你,要不然怎么醒过来就转过去,估计是根本不想接受你的好意,白费功夫!”

    听到这话,男子脾气再好,也恼了:“姜文昊,你能不能少说两句?”

    “哼!”姜文昊冷笑了一声,仍讥讽道,“姬玄清,我看你是同情心泛滥,路边遇到一个乞丐都要救,如此优柔寡断,难怪姬家不想认你。”

    姬玄清听到这话,眸中浮起了怒色,手指也紧紧地握成了拳头。

    他动了动唇,想要说些什么,最终还是没有言声。

    毕竟,这些话也没有什么错。

    君慕浅眼眸眯了眯,并未理睬姜文昊,而是对着姬玄清笑了笑:“敢问阁下,这里是何处?”

    姜文昊冷冷讥讽:“连这里是何处都不知晓,你昏迷一次脑子也坏了?”

    “姜文昊!”姬玄清彻底被激怒了,“你再多说一句,你这次就别想进帝都!”

    “你……”姜文昊勃然色变了,生生忍住了,他最后嘲了一句,“我就看着你怎么把自己的一条光明坦途给毁掉。”

    一甩袖,就走到了另一边。

    “让小兄弟见笑了。”姬玄清略带歉意道,“这里是通往帝都的一条很偏僻的路,旁人都不会走的,因为凶险诸多,还有可能遇见邪妖,小兄弟是如何来到这里的?”

    帝都?

    君慕浅思索了一下,从脑海中挖掘着有关这里的记忆,却没有寻到。

    这一次,她没有继承记忆?

    有点棘手了。

    她看了看自己的手,发现上面一个茧子都没有,比她前两具身体都要娇嫩。

    但便是因此,只是一点伤痕,都会停留很久。

    “我也忘记了……”君慕浅沉默了一瞬,才道,“我都不记得我是怎么出来的。”

    姬玄清却是没有怀疑,她点了点头:“小兄弟脑部受了伤,恐怕会导致记忆缺损,虽然不确定,但我怀疑小兄弟是被追杀至此的。”

    这样说着,他心里也十分的疑惑,目光之中带了几分怜惜。

    这位小兄弟连后天三层都没有到,却受了几乎必死的伤,会是什么人如此心狠手辣?

    “阁下这么一说,我好像有了一点记忆。”君慕浅揉了揉头,“还想再请问阁下,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姬玄清抬头看了一眼天空:“已经午时了,小兄弟,要一起去前面吃饭么?”

    “咳咳咳……”君慕浅咳嗽了起来,“我想问的是,现在是那一年,什么朝代。”

    “嗯?”姬玄清愣了,他呐呐道,“小兄弟,你……”

    “阁下,实不相瞒,我脑子可能是真的摔坏了。”君慕浅神色微肃,语气正经到无法怀疑,“现在,只记得自己的名字。”

    “原来如此。”姬玄清叹了一口气,“小兄弟真是命苦,现在是大胤八十三年,七月十五日。”

    “多谢阁下告知了。”君慕浅抱拳,再问,“前往帝都,就是顺着这条路往前走么?”

    “小兄弟也要去帝都?”姬玄清讶异,旋即邀请道,“我和姜兄也要去,不如同行?”

    顿了顿,又劝道:“小兄弟,你修为只有后天二层,恐怕一个人是到不了帝都的。”

    君慕浅考量了一下,便笑着应道:“那就多谢阁下了。”

    她初来洪荒,又没有记忆,人生地不熟,一个人确实不太方便。

    不过后天二层又是个什么层次?

    听起来,似乎很弱。

    看来,在路上的时候她得需要套一套话。

    “叫我玄清就好。”姬玄清十分爽快,“还没问小兄弟姓甚名谁?”

    君慕浅想都未想,便道:“姓容,单名慕。”

    但刚一说完,她自己先是一愣。

    她怎么会取这么一个假名?

    “容?”姬玄清皱眉,自语,“好像没听说过有这么个家族。”

    “玄清兄见笑了。”君慕浅淡淡一笑,“我哪里还有什么家族,不过是四海为家罢了。”

    听到这话,姬玄清看了一眼少年,欲言又止。

    虽然那一身衣服已经变得破破烂烂了,但不难看出是上好的绸缎,只有帝都才有。

    “同是天涯沦落人。”姬玄清也没有再多问,“时候不早了,小兄弟,走吧。”

    他转头,又朝着姜文昊唤了一句:“文昊,走了。”

    姜文昊虽然站得远,但也听见了两人的对话,他十分的不满:“你真的要带着他?”

    “救人救到底。”姬玄清的态度罕见的强硬,“而且是我救,与你无关。”

    姜文昊被噎了一下,怒气冲冲道:“随你!”

    “小兄弟,这枚丹药你先拿上。”姬玄清无奈地摇了摇头,从衣襟中掏出了一枚丹药,“虽然品质不怎么高,但还是能够治疗你的伤势。”

    “多谢玄清兄了。”君慕浅接过,眸光微动,“玄清兄这个人情,我记住了。”

    姬玄清笑笑,并没有把这句话放在心上。

    所以,他也并不知道,日后的这个人情到底会有多么大,又因此造就出了多么恐怖的存在。

    走在前面的姜文昊不耐烦了:“快点,这样下去,何时才能走到帝都?”

    君慕浅将丹药服下之后,才慢吞吞地跟了上去。

    她心里总觉得有些奇怪。

    她好像忘了什么事情一样,可是又半天想不起来。

    君慕浅皱眉,敲了敲脑袋,自语嘀咕:“好像是很重要的事情……”

    与此同时,某个独立于三界之外的地方——

    这是一座很隐蔽的山,周围云雾缭绕。

    山内的一处木屋之内,一个人正在蒲团之上打坐。

    但突然!

    “唰——”

    像是感受到了什么,他霍然睁开了双眼,眼中爆发出了浓烈的精光。

    手指掐算了一轮,这个人先是有些不敢相信,继而才大笑出声,笑得酣畅淋漓:“哈哈哈哈——”

    “师妹回来了,终于回来了,一定要把这个消息,告诉所有师兄弟。“

    他眉开眼笑,身形一闪,就从屋子之中消失了。

    “大师兄。”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