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七九章 稳了(1/2)

作品:《大明新命记

在杨振下令开始炮击江面清虏阵地之后,积雪覆盖的江面上,黑压压的清虏重炮队伍当中,只有区区五门重炮打响了反击的炮火。

然而这五门仓促打响的重炮,并没有给镇江堡的东墙造成任何损失。

至于其余的二十几门,在突发的炮战与混乱之中,要么早已经被冻在江面上, 根本无法调整射角,要么就是在杨振下令率先开炮之后陷入混乱,根本无法清除积雪完成繁琐的装填。

杨振也搞不清楚对面的清虏重炮队伍为什么突然要收回他们已经部署好的重炮,而不是直接使用这些重炮对他们的既定目标进行炮击。

不过对于清虏重炮队伍的这个近乎于作死的搞法,他心里当然非常的满意。

透过手里的千里镜,杨振看的清清楚楚,在自军城头炮火覆盖造成的极其混乱的场面之中,清虏整个炮阵只有七门带有车架的天佑助威大将军重炮, 在人推马拉之下,成功逃离了镇江堡城头炮火可以覆盖的区域,最后躲进了威化岛上的清虏营盘。

在整个过程之中,清虏重炮队伍先前费尽心机构筑起来的一道道一圈圈木构冰墙,反倒成为了埋葬其重炮车架的冰上坟场。

那些三四尺高的厚实的冰墙,被连日来的风雪降温冻得极其坚固,将清虏许多重炮的炮位围在其中。

他们原本这样做是为了把冰墙当成掩体,阻挡城头重炮射来的巨大炮子,但是到了准备收回这些重炮的时候,却意外成为了拦路虎。

天佑助威大将军重炮被冻在冰面上只是一个方面,除此之外,其庞大的炮身,沉重的车架,在如同迷宫一般的层层冰墙掩护之下,一时间很难转身调头, 被拖离。

清虏派出来的人手与马匹虽多, 在相对狭窄的空间之中却无法充分发挥他们的作用, 白白地沦为了杨振城头炮火的牺牲品。

杨振很少现场看到这样极度舒爽的场面——敌人的重炮无法移动甚至无法反击, 只能成为自军炮火轮番轰击的大靶子。

所以, 当持续了将近一个多时辰的炮战宣告结束,江面上的清虏重炮队伍丢下死伤的士卒以及被打坏的重炮逃离江面之后,杨振当场对指挥重炮炮击的刘仲锦以及指挥冲天炮炮击的孙登选赞不绝口,并当众承诺为他们二人表功。

对杨振来说,清虏当中对他威胁最大的,从来也不是清虏引以为傲的什么满蒙骑兵,什么弓马骑射,而是清虏所拥有的大批重炮。

所以每次与清虏的军队作战,杨振考虑的第一个问题往往是清虏的重炮队伍有多少,重炮有多少,部署在哪里。

至于什么满蒙骑兵,杨振承认他们的弓马骑射本领比自己麾下的将士们强,甚至可以说强多了。

但是杨振并不是很在乎。

因为清虏弓马骑射再厉害,当他们面对一座坚城的时候,用处也不大。

如果这座坚城里面粮草充足火器犀利,那就更不用担心什么清虏的弓马骑射有多厉害了。

反倒是清虏的满蒙骑兵有了八旗汉军重炮队伍的配合作战以后,才开始变得好像无敌于天下了。

一旦没有汉军重炮队伍配合他们,或者完全打掉他们用于攻坚用于扫除障碍的重炮, 那么满蒙骑兵的威名还会存在吗?

杨振这个穿越客拥有的最大优势, 就是他了解后来的历史,知道历史发展的大势。

火枪重炮手榴弹这些热兵器才是未来,弓马骑射冷兵器是末路。

在自己想方设法发展热兵器的同时,努力打掉清虏八旗汉军下面拥有的重炮队伍,那么清虏就没有未来。

日积月累,假以时日,自己一方获得最后的胜利,也就是必然的了。

能够大批量杀伤清虏的马甲兵,杨振当然高兴,可是令他更加高兴的,是能够大量摧毁或者大批缴获清虏所拥有的重炮。

至少在目前的情况之下,没有了足够多的重炮,清虏对于镇江堡城的围攻,就注定只能是围而不能攻,围也攻不下。

如果杨振麾下粮草不足,那他对此当然会有所担心,可是巧合的是,镇江堡城中的稻米起码还能再坚持三个月。

当初柳林等人押送到镇江堡城内的十万石稻米,几乎是原封不动地落入到了杨振所部兵马的手里。

十万石稻米说多不多,可说少也不算少。

尤其是在杨振麾下的人马只有一万多人的情况之下,十万石稻米已经足够他们在镇江堡城内坚持一年半载的了。

坚持一年可能会有些困难,但是坚持半年,却没有多大问题。

所以,正月初六的这场炮战结束之后,杨振虽然不知道城外的清虏到底发生了何事,但是他直觉到这场镇江堡的保卫战稳了。

当然了,有人欢喜,自然也就有人忧。

就在杨振及其部下们欢天喜地兴高采烈地庆祝炮战战果的几乎同一时刻,身在威化岛清虏营盘之中的怀顺王耿仲明,却在自己的部将们面前暴跳如雷。

“混账,混账!石明雄、宋国辅,你们是干什么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大明新命记 最新章节第八七九章 稳了(1/2),网址:https://www.67x9.com/4/4701/8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