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破坛?(1/2)

作品:《剑帝归来在都市

加长林肯的车厢内。

苏白端坐着,闭目养神。

突然,他感觉到左手的手心一阵发冷,就像手里握着一块千年寒冰一样。

他睁眼一看,沾有黑蛇血渍的左手慢慢有股黑气腾起,黑气像烟雾似的上升,往车外飘去。

许家人都看见了这一幕,纷纷瞪大了眼睛。

“苏大师,这是怎么回事?”许盛问道。

苏白轻笑一声。

“没什么,妖道发现了法术被破而已。”

“会有危险吗?”许修担忧地问道。

“你们这里有利器吗?”苏白没有回答,而是向司机问话。

“有一把水果刀。”司机从储物格里拿出了一把大概十多厘米长的水果刀。

苏白接过水果刀,紧紧握在左手上,嘴里念念有词道:“飞剑飞剑,太皇持仗。浑铁打成,三阴之象。令你破坛,如风扫荡!”

念完咒语后,他手里的水果刀化作一道白光,直冲车窗外而去。

这用的是小飞剑术,本来这种法术需要用到特制的短剑,但只有水果刀的话,凑合也能用。

如果是太玄剑宗的御剑术的话,威力就要比这小飞剑术大上好多倍,将那行邪法的降头师一剑轰成肉渣都没问题。可惜他手上没有好剑,加上还未修炼御剑术的功法,所以暂时只能以小飞剑术这样的符咒法门惩罚降头师。

“苏大师,你刚才用的是什么法术?”许盛好奇问道。

“一种符咒小术而已,不算什么。”苏白淡淡回道。

“请问苏大师师承何人?小小年纪便学得了一身奇门遁甲。”许盛继续问道。

“这个不需要跟你说。”苏白说完,闭上了眼睛不再聊天。

难道要跟许盛说他的师父是九阳剑帝吗?而他还是太玄剑宗新一代的掌门。

许盛有听说过,一些世外高人是不允许向外人透露师承的,所以老老实实闭上了嘴。

……

在洪城郊外有一座豪华但隐蔽的山庄,虽处于青山绿水当中,却冒出一股阴森森的气氛,方圆五里之内,飞鸟兽迹断绝。

在山庄最深处的一座八角铁塔内,有一个穿着黑袍的男人低头盘腿坐着,面前放着一尊漆黑的铜鼎,从铜鼎里传来令人胆寒的嘶嘶声,里面竟有几十条毒蛇缠绕在一起,几乎成了一个由蛇身组成的团形物体,任谁看了都会反胃,倒是那个男人似乎已经习以为常了。更新最快 电脑端:

从铁塔的顶部有一道黑气直贯而下,落入了铜鼎中,毒蛇的嘶鸣声越来越大。

男人抬起头,露出了一张惨白如纸的脸庞,像是一具被冻僵的尸体的脸。

他伸手从身边的陶罐里抓出了一只吱吱乱叫的肥大老鼠,一口将老鼠的脑袋咬掉,然后将鲜血淋淋的老鼠尸体扔进了铜鼎里。

铜鼎微微颤动起来,毒蛇们在争抢食物。

他用舌头舔了舔嘴角的老鼠血,脸上露出愤恨的表情。

没想到在洪城也能碰上法术高手,居然破了他的蛊蛇针,而且还把他养的黑蛇给杀了。

不过,他一向不害怕跟人斗法,对方越厉害他越兴奋,只有这样他才会越变越强。

死在他手下的自称正道术士的人,已经不下十位,不在乎多上一笔血债。

降头术本身就是攻击性极强的巫术,一般学正道法术的术士跟他对抗都会非常吃亏,往往要在修为上强过他好几个级别,才能对他产生威胁。

可惜学降头术有反噬效果,因为经常要生活在毒虫猛兽中,干的也是坑人害人的勾当,常常遭到天谴,面目阴森诡异不说,连后代都不会有,也就是说要断子绝孙,所以少有人自愿成为降头师。

正当他在思考该怎么对付那个帮许盛解蛊的高手时,一道白光飞向了铁塔,从铁塔顶部进入,如子弹般打向了铜鼎。

霹雳一声,铜鼎被这道白光击碎,里面的毒蛇化为血水,四下飞溅。

男人的胸口如同被人插上了一刀,露出了痛苦的神色,一丝如墨汁般黑色的鲜血从他的嘴角流了下来。

在原来铜鼎立着的位置,现在插着一把十几厘米长的水果刀。

刀身微微颤动。

……

许盛的加长林肯开进洪城大学的校园,立马吸引了大量学生的目光,这种款式的豪车在洪城还是比较少见的。

“这是谁家的豪车?黄奇家的吗?”路边的行人议论纷纷。

“黄奇只有一辆迈巴赫,我从来没看过他开加长林肯。”

“那该不会是校领导的吧。”

“你这是变着法子说校领导贪污啊。”

“我可没有,这是你自己说的……”

加长林肯停在了b栋男生宿舍楼下。

从宿舍楼的窗户口伸出了好几个张望的脑袋,他们也想知道加长林肯把谁送到这里来了。新八一首发

车门打开,苏白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后下车。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剑帝归来在都市 最新章节第5章 破坛?(1/2),网址:https://www.67x9.com/396/39629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