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三章 不成仙便魂飞魄散(1/2)

作品:《修仙从己未津门开始

修道一途,为的是飞升登仙。从后天返先天,除去真气与身体强度,五感六识以及冥冥中说不清道不明的预感,也非常人所及。待到了先天巅峰,距离人仙不过一步之遥,那种冥冥中的感觉便愈发的强烈。

这便是道之所在,越贴近道,便愈发天人合一。何谓天人合一?天地与我并生,万物与我为一。

反应到费景庭身上,那便是此间世界与之千丝万缕的联系,发生变故之时,费景庭会隐隐有所感。

方才心血来潮,陡然想起师父王静玄,费景庭可不认为是一时兴起,必然是师父王静玄发生了变故。

王静玄修行六十余载,身体康健,怎么会突然生出变故?

“景庭?”关熙怡关切的起身贴过来。

费景庭摇摇头:“无事,赶紧采买了瓜果,咱们立刻就走。”

急也急不来,此地与天目山远隔万里,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赶到的。

因着费景庭的催促,众人加快的速度,采买了瓜果,随即即刻启程。

费景庭先行从西域入海西,走垄右入巴蜀。因着急切赶路,那摩托车大概是磨损过甚,直接趴窝了。

费景庭心中颇为可惜,这辆黑星摩托陪着他走南闯北,短短几年光景就跑了快六万公里,加上费景庭只会保养不会维修,能撑到这会儿才趴窝已经很不容易了。

从巴蜀出来,走长江航道,乘坐小火轮,速度比之在山地陡然快了不少。

如此不停歇的赶路,到了十月初,费景庭总算赶到了天目山下。

人道是近乡情怯,费景庭却愈发慌乱。

感知到费景庭心绪不平,陪同的张乐瑶主动牵了他的手,宽慰道:“别急,你师父吉人自有天相。他修为那么高,不会有事的。”

“但愿如此吧。”

言罢,二人沿着山路纵跃如飞,转眼便到了莲花峰紫阳观前。三年过去,紫阳观一如昨日,只是看着愈发破败了一些。

费景庭当日下山留下了不少钱财,想来净明诸人不用再为衣食发愁才是,怎么看着紫阳观的模样,难道观中日子过得不好?

大门紧闭,费景庭上前叫门,过了好一会儿大门才开了一角,露出一名青年道士的身影。

“鄙观今日有……咦?小师叔?”

“法和?”

大门吱呀一声敞开,时间过去三年,费景庭模样没什么变化,倒是法和,或许是吃食跟上了,三年过去,身形长开了不少,脸上也圆润了很多。

法和顿时激动起来,鼻子一酸,眼泪差点掉下来:“小师叔,你可算回来了,快去看看师叔祖吧。”

费景庭推开门往里就走:“我师父怎么了?”

费景庭当日留下的钱财,的确改善了紫阳观的境遇。道士们一门心思修行,隔几日便下山采买一趟。有人来请斋醮,便去做一场法事,没有也不会强求。

如此日子简单而扎实,转眼就过去了三年。

到了上个月,师兄法申下山采买,在临安的乡下听到一遭灭门惨案。

这户人家是寻常的三口之家,一夫一妻一女,老两口因着无子,吵闹了半辈子,临老也就认了命。家中女儿出落得亭亭玉立,老两口打算过两年便招个上门女婿。

如此,死后也不会断了香火。

去岁年景不好,妻子又大病一场,日子无以为继,老两口便借了张大户的印子钱,结果利滚利,翻到今年,便是把几亩水田卖了也还不起了。

年关时张大户上门讨要,若非妻子将压箱底的金镯子拿去抵了利息,只怕就要拉走女儿去那烟街柳巷。

好容易过了年关,到了今年又闹了旱灾,江南这等鱼米之乡顿时收成锐减。男人家走投无路,听闻临安城外的五显神颇为灵验,便跑去上了一炷香。

说也奇怪,当天夜里女儿在自家门前便捡到了两根金条。

有了两根大黄鱼,这家人家不但还了印子钱,还趁机购置了十几亩上好的水田。男人家粗心大意,起初倒还想着转过年收成好了便去还愿,可忙忙活活到后来自己都忘了。

结果上月十八,这户人家一夜之间被灭了门。老两口死相凄惨,女儿更是被糟践至死。

闹出如此大的案子,当地的警察自然要接手案子,可查来查去也查不出什么线索。过了几日,又一桩灭门案同样发生在村子里,却是此前那户人家的亲戚。

巡警又来问询,直到此时才有邻居发声,说了此前灭门那户人家的汉子,发迹后曾在酒桌上吹嘘五显神如何神通广大。他们当日只当是笑谈,不想那汉子的亲戚却是当了真。

与此前那汉子的遭遇几乎一模一样,不同的是这户人家的汉子在自家田地耕作时挖出了一坛子大洋。之后这汉子立刻置办起了大宅子,过了几个月便被灭了门。

这五显神又名五通神,流传自北宋年间,在江南一带广有祭祀。法申道门出身,自然知道这玩意不是正神。回去之后就将此事告知了师叔祖王静玄。

王静玄收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修仙从己未津门开始 最新章节第三百五十三章 不成仙便魂飞魄散(1/2),网址:https://www.67x9.com/273/273574/3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