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论英雄

作品:《邪影本纪

    听到贾诩的话,邪影的心猛跳了一下,脸色顿时有点发青,上天太会捉弄人了吧,让自己碰上顶级三国名将,并且有机会完成三国名将隐藏任务了,却突然来个360度大转弯!就像一个忍饥饿难忍,一块红烧肉含在嘴里了,却告诉你这块红烧肉你吃不了,想象下那种感受吧……

    “哎……早知道你会这么做!如果这办法行得通的话,以黄忠的能力,也不会束手无策了!”贾诩叹了口气说道。

    邪影这时才知道别人全在外面,贾诩为什么会突然跟进来,原来他早猜到邪影的做法了!又突然想起贾诩的bt技能----慧眼洞察(一定几率可猜测目标的心理活动,能力差距越大,效果越好),知道邪影的想法一点也不奇怪,再加上邪影对他没任何防备的,自然更是容易猜得。像这么bt的技能,估计全《yu望》会的人一个巴掌也数不完吧,否则这天下就要乱了,照邪影自己估计,这应该就是贾诩赖以在乱世中长寿,并混得风声水起的缘故吧!当然,或许现实历史贾诩没这种技能,但他肯定对察颜观色这方面非常在行的,只不过系统把他无限夸大、抽象化而已。

    “对了,既然你猜到我的想法,又没有阻止!你一定有办法吧!快告诉我!”沮丧万分的邪影想到了贾诩的技能,忽然又想起既然他猜到了,没阻止又跟进马车,那肯定是有办法的,否则坐看主公出丑,再怎么样也说不过去吧,不由像溺水的人抓到根木头般激动万分地抓着贾诩的胳膊摇晃着说道。

    “我是有个办法,但不一定有效,只能试一试了!”贾诩皱着眉头说道,不敢肯定地说道。

    “什么办法?什么办法?快说!”急不可耐的邪影两眼发光地激动地连声问道。

    “他的疾病已经深入骨髓,五脏六腑,已经和他的精气不分彼此了!那我们就抽干他的精气,绝了疾病后路,再复活的话,应该能根除疾病,至少也能缓解!”贾诩早有准备地说道。

    “呃……”听到贾诩的话,邪影一时语塞,又丧气地狠狠瞪了贾诩一眼,恼怒地说道:“精气又不是精血,怎么抽啊,说了不等于白说!”

    “呵呵,微臣刚好能抽干他的精气,其他的就靠主公神技了!”贾诩忽然微笑地说道,顿了下又有点严肃般接道:“身为主公,应该喜不失节,怒不改容;喜不可纵有罪,怒不可戮无辜,喜怒之事,不可妄行。”

    听到贾诩的话,邪影不由蠕动了下嘴巴,既狂喜又愕然,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没想到三国毒士也会一本正经地教训主公了,不过想想也确实如此,喜怒形之于色的人是做不了大事,不由肃穆恭敬地朝贾诩鞠了个半躬说道:“邪影受教了!”

    “孺子可教也!”贾诩赞赏地点头微笑着说,顿了下接道:“那我们赶快开始吧!”

    话音一落,贾诩忽然念念有词的,似乎听到说“阴魂缠绕”!就看到双掌忽然缓缓升起鼓青黑色的烟雾,然后那股青黑色烟雾像有生命般自己缓缓朝黄叙笼罩过去。紧接着,贾诩又连续不停地接连施展了数个同样的法术,直到脸色苍白为止!数息之间,原本就非常孱弱,瘦弱不堪的黄叙突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干瘪下去,形状非常恐怖,肌肤干瘪塌陷,毛发转黄脱落,又不像是吸血鬼吸血般的情景,就像是身处沙漠的干尸在时光的流逝中湮灭,又不完全是,反正感觉非常奇特。

    “可以施展复活术了!”正当邪影沉浸在极度震撼中时,耳边忽然响起无力嘶哑的声音,转头一看,只见贾诩脸色苍白,嘴唇若白纸般,伤敌一千,自损八百,虽然他抽走了黄叙的精气,看情形,好象他自己也付出了不少的精气!

    不过即将收服顶级三国名将黄忠的狂喜和深切期待蒙蔽了邪影的心,马上也紧跟着喃喃默念着,浑身精气像被突然抽走般,从内心深处涌起阵强烈的无力困乏,紧接着一片淡淡白光出现在黄叙头顶,像海绵吸水般迅速没入黄叙体内……

    里面的人感觉时间过得很快,外面的人却度秒如年的,特别是黄忠和黄舞蝶更是不停徘徊着,内心的焦急期待更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

    “我们尽力了,至于结果如何就看天意了!”正当众人焦急万分时,忽然从马车内响起声异常沙哑孱弱的声音,紧接着马车帘布一开,众人不由倒吸了口凉气。刚才还生龙活虎,精力旺盛的两人,此时却象得了重病般脸色苍白翻青,唇白如纸,双眼暗淡无光,说他们两个是救人的,看着更像是重病缠身的病人。

    “主公!”车外众人不由惶恐担忧地齐声喊道。丘华和白祈更是手中白光连闪,一阵阵的白光从邪影和贾诩头顶没入。未知是邪影和贾诩确实太虚弱,还是丘华和白祈所施法术确实强悍,邪影和贾诩虚弱苍白的脸色马上升起了股淡淡红晕。

    “汉升、舞蝶叩拜恩公大恩!”项幻和杜威分别扶着邪影和贾诩要下车时,黄忠和黄舞蝶立刻过来感激万分地一鞠到底说道。

    “叮!恭喜玩家邪影完美完成有机会收服黄忠,字汉升的三国名将隐藏任务,请选择希望得到黄忠,字汉升的倾囊相授或者得到黄忠,字汉升;黄叙,字长生;黄舞蝶,字兰欣的效忠?”

    呃……竟然是三个?听到紧接着的系统提示音,邪影不由愣了下,竟然还“买一送二”?难道黄叙的治疗成功了?邪影不由得回头看向车内,黄叙还是闭目未醒的,不过系统既然如此选择,那肯定是成功了,至于黄忠等如何知道的,就不在邪影的考虑范围之内了!

    “黄忠,字汉升;黄叙,字长生;黄舞蝶,字兰欣的效忠!”邪影愣了下,马上选择道。买一送二的,而且就算只有黄忠的效忠,邪影也肯定会这么选择的!三国名将难求啊,何况是顶级武将!

    别以为这个任务很简单,偶遇的几率就不说了,光是同时要会“复活”类技能和抽取精气的技能,其中一项都是亿中无一的!

    “叙儿!”

    “大哥!”

    邪影和贾诩刚下车,黄忠和黄舞蝶忽然颤抖着语气喊道,扑上了车辆,原来是黄叙醒了,三人顿时真情流露地抱哭成一团……

    看着如此令人感动的场景,邪影不由感慨地暗叹了口气,转身走开……

    自己如此虚伪造作,千方百计收服如此真性情的三人,到底是对,是错……

    山水如画,夜静如水!

    “文和,什么是英雄呢?”受了下午事件的影响,邪影一直思绪万千的!是夜,和贾诩静观夜景时,忽然感慨地开口说道。

    “‘英’为才智,‘雄’为胆识。且这二者,相辅相成,缺一不可。少了英,则为一介武夫;少了雄则仅为一介文弱书生。夫草之精秀者為英,兽之特群者為雄。故人之文武茂异,取名于此。是故聪明秀出謂之英,胆力过人謂之雄,此其大体之別名也。若校其分数,則互相須,各以二分,取彼一分,然後乃成。何以论其然?夫聪明者英之分也,不得雄之胆,則說不行。膽力者雄之分也,不得英之智,則事不立。故英以其聪謀始,以其明見机,待雄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