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对比

作品:《犹如松柏叶常青

    到了傍晚,闻楚航给叶常青发了一条消息,问她在做什么,吃晚餐了没有。谁知叶常青不仅是不回复,连看也没看。那蓝色的未读标识就这样摆在那,让闻楚航看了心烦。他以为是叶常青还在生气,所以才不理。他索性也将手机扔在一边,不去看它。

    晚上睡觉的时候,闻楚航看到未读标识依然在,开始有点觉得不对劲了。于是又给叶常青发了一条消息,可叶常青还是没有看。闻楚航疑惑极了,以前叶常青也有不理他的时候,但基本是已读不回,不会连看也不看啊。

    终于,他将电话拨给了叶常青。本以为叶常青会挂掉他的电话,让他打个两三次才接,没想到却传出了:“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的提示音。关机?叶常青从来不会关机啊,是手机没电了?还是她压根就不想搭理自己。

    其实,闻楚航有点担心,但更多的是疑惑。想想叶常青左不过是在自己的学校里,身边还有刘文婉,应该不会出事的。闻楚航打消了担心的念头,转而给叶常青发了一个“晚安”就直接睡了。

    叶常青关了一天手机,期待闻楚航能发消息过来。但打开手机,只看到几条消息和一条未接电话记录。闻楚航都没有问她为什么关机。叶常青已经生不起气来了,不就是冷战吗。既然闻楚航不在意,那她也没必要生气。只是心里,仍然有一丝失落和难过。

    第二天叶常青依然将手机关机。而闻楚航这边,上午才上第一节课,姜甜甜就过来告诉他,下午她想去图书馆查点资料,可图书馆离宿舍有点远,下午她们宿舍的人都要去上选修课。她腿伤还没好,所以请了假,希望闻楚航能够陪她一起去图书馆。闻楚航低头看看姜甜甜腿上的伤口,同意了。

    姜甜甜得到了肯定的答复,转身便走了。

    两点半,姜甜甜准时在女生宿舍楼下等待闻楚航。她从容的在路边的长椅上坐下来,看着来来往往的人。两点半、三点,闻楚航依然没有来,姜甜甜淡淡一笑,还是坐在那里,不紧不慢的,没有一点着急的模样。

    因为她知道,闻楚航不会来;或者说,闻楚航来不了。

    一直到了三点半,接近四点的时候,闻楚航才急匆匆的出现。姜甜甜一直在注意着,见闻楚航的身影出现在她的视线里,她才赶紧站进来,脸上露出焦躁又委屈的模样。

    “对......对不起,我来.....晚了。”闻楚航跑的气喘吁吁的,站在姜甜甜面前喘着粗气。姜甜甜从随身携带的那个小包包里掏出湿纸巾,抽出一张来递给闻楚航:“先擦擦汗吧。”姜甜甜看着他擦完了脸上和脖子上的汗,又将纸巾接过,扔进椅子旁边的垃圾桶。

    姜甜甜委屈道:“怎么这么久也不跟我说一声呀,我都等了你好久了呢。”“对不起对不起,两点半我正要过来,可丁老师给我打电话说让我过去帮忙统计一个表,本以为一会儿就能结束的,没想到耽误这么长时间。”闻楚航急切的解释道。本来以为姜甜甜会生气,可姜甜甜不仅不生气,还微笑着:“原来是这样啊,那是我错怪你啦。我还以为你故意不来呢。不过,你可得请我吃饭才行呀。”

    “一定一定。”闻楚航忙说。姜甜甜拿起一瓶还未开封的水:“喝点水。”闻楚航接过,见姜甜甜真的没有责怪他的意思,这才放心的喝起水来。看着姜甜甜温婉的模样,他不由得想起叶常青。为什么连姜甜甜都能够理解他,而叶常青却不能呢?

    姜甜甜等他喝完水,就道:“那我先回去啦,下次再一起去图书馆吧。拜拜。”闻楚航看着姜甜甜转身离开的背影若有所思。姜甜甜转身往宿舍里走去,笑的十分得意。没错,她早就知道丁老师下午会找闻楚航帮忙。上午在她找闻楚航之前,丁老师就已经找过她了。丁老师看到她腿不方便,所以问她闻楚航什么时候能过来,两点半这个时间也是她告诉丁老师的。接着,她回到教室,又约了闻楚航两点半去图书馆。

    她费了这么大一圈,还在宿舍底下干等了一个多小时,就是要让闻楚航知道,她姜甜甜跟叶常青是不一样的,姜甜甜就是比叶常青善解人意,就是比叶常青懂事可人,就是比叶常青更适合站在闻楚航身边。

    ......

    闻楚航看着姜甜甜进去之后,又给叶常青打了个电话,不出意外的依然是关机状态。闻楚航真的急了,打给了刘文婉:“小婉,常青呢?怎么一直关机啊,也不回我消息。”

    “你终于肯打电话来了?常青说是去操场上打羽毛球去了,也没带手机,现在还没回来呢。”刘文婉咔嚓咔嚓的啃着苹果,含混不清的说。

    闻楚航挂掉电话,站在女生宿舍楼下想了好一会儿,才离开,踏上了公交车。他跟叶常青不能总这样僵着。

    闻楚航之前来过叶常青他们学校,所以轻车熟路的找到超市,买了一瓶冰水。虽然天气已经有些凉了,但常青打完球肯定会很热的。溜达到了操场那里,远远地就看见叶常青在与一个男生打羽毛球。两人不相上下,看上去欢乐的很。闻楚航心里酸溜溜的,也不过去打扰叶常青,就站在远处看着。

    又打了几个回合,叶常青好像累了,坐下来休息。闻楚航看见那男的不知从哪掏出一张纸巾递给叶常青让她擦汗,两人说说笑笑的。闻楚航实在忍不住,直接大步来到叶常青面前:“常青,喝水。”而常青没反应过来,接过水愣愣的看着闻楚航:“你怎么来了?”

    “小口喝。”闻楚航摸摸叶常青的头,像是宣示主权一般。又回头跟那个男生说:“常青累了,要不咱俩打一局?”叶常青这才回过神来,拉拉闻楚航的衣袖:“你干什么?这是我朋友。”

    那男生笑着说:“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