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不解

作品:《犹如松柏叶常青

    叶常青躺在床上,深呼吸几口,打通了闻楚航的电话,却不肯主动开口。两人沉默半天,还是闻楚航先开口喊了一声“常青。”

    “嗯,你说吧。”叶常青声音很低。闻楚航又是沉默半天,似乎在思量该怎么开口:“常青,那天送完你回来,我把姜甜甜撞了,她的腿被擦伤了好大一块。后来我将她送去医务室之后就去找我们丁老师。结果早上我想赶紧过去找你,可谁知道她就在楼下等我,硬拽我陪她去吃早餐,这才耽误了。”

    叶常青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穿上拖鞋跑到走廊里:“你为什么不跟我解释?她腿伤了,你可以把早饭买来给她啊,为什么一定要陪她去吃?你知道我等了你多久吗?你为了姜甜甜,可以不管我是吗?而且你这两天就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我很难受。”

    “对不起常青。我道歉好吗?”叶常青没有答话,她还是不想这么快就原谅闻楚航,“你少跟姜甜甜接触不行吗?”

    闻楚航声音提高了几分:“常青,我为我跟姜甜甜去吃早餐道歉,但我不是主动想去陪她吃的。我没有必要为这个道歉啊。”

    “我不是这个意思啊,我只是让你少跟姜甜甜接触。我才是陪在你身边的那个人,你为什么总要跟她在一起?你考虑过我的感受吗?”

    “我什么时候总跟她在一起了?我这两天没有提是因为想等你情绪好一些再说这件事。再说了,她的腿是我撞伤的,难道我要扔下她不管不顾了吗?常青,你就不能乖一些?理解一下我好吗?”

    叶常青不再说话,很长的沉默过后,她说:“闻楚航,她的腿是因为你受伤的,你管她,补偿她,我都可以理解。但我请你以后离她远一些,不然我不保证我会做出什么事。”

    “可我们还需要在一起共事的啊,不可能不接触的。常青......”

    闻楚航话还没说完,就被叶常青打断了:“我指的是私下里。”

    “常青,你就不能乖一点吗?理解一下我很难?”

    “我不理解。”叶常青干脆的挂掉电话,将手机搁置在窗台上,撑着下巴看窗外深蓝色的天。闻楚航没有再来信息和电话,一条也没有。叶常青冷哼一声,将手机关机。

    入了夜,温度已经降下来了。叶常青穿着一件单薄的睡衣,就那样站在窗口前,仿佛不知道冷。隔着纱窗,风将叶常青微微蜷曲的长发吹起,像一条条飘扬的黑色丝带。

    “我们回去吧,在这里站着你也不怕再感冒。”刘文婉从她身后,给叶常青披上外套。叶常青笑了一下,转过身牵住刘文婉的手:“我们走吧。”

    ......

    第二天清晨,叶常青睁开眼睛,第一件事是打开昨晚关机的手机。有不少通知,可并无一条来自闻楚航。见闻楚航并无任何信息和电话,叶常青咬咬嘴唇,将那些通知关掉,愤愤地又将手机关掉。反正如果有班级消息的话,还有小婉在。她倒要看看,闻楚航能不能主动给她发消息道歉。

    闻楚航起来,拿着手机斟酌了半天,又将手机放回原处,并没有给叶常青发消息。那件事明明不是他的错,叶常青为什么要全部都怪他?他跟姜甜甜都是班长,以后少不了接触的时候,难道让他跟姜甜甜说,我们以后不要再接触了吗?叶常青为什么不肯理解他?

    照常洗漱穿衣,闻楚航跟林凯城出了宿舍门。在路上,林凯城一边啃着手里的早餐饼,一边问他:“你跟叶常青和好没啊?”昨天晚上闻楚航被挂电话的事,他也知道。

    “吃你的早餐吧。等等,我还没买早餐呢。”闻楚航并不想正面回答,可又忍不住跟林凯城抱怨。他见早餐还没好,就跟林凯城说:“为什么女生都这么麻烦?管这管那的,我一点社交自由都没有了。你说,是不是女生都有些无理取闹?”

    林凯城咽下一口饼:“可能是吧。不过,我觉得女孩子要是特别懂事,那才是不爱你呢。哎呀,你看你,有叶常青和姜甜甜两个女孩围在你身边,一点都不知足。”“别胡说。”闻楚航接过早餐,付了钱与林凯城往教室走:“唉,我真的不知道怎么跟常青相处了,她为什么不理解我呢?”

    姜甜甜的腿伤还没好,所以走路还有些一瘸一拐的。因而,她走的很慢。与舍友一道往教室走。舍友也很贴心,知道她腿不方便,也都放慢了脚步。闻楚航与林凯城走得快,没注意他们。刚才闻楚航抱怨常青的话让姜甜甜听去了几句。姜甜甜趁舍友没注意,盯着前面的闻楚航。眼睛一转,就有了一个主意。她得让闻楚航知道,她姜甜甜跟叶常青不同。

    到了大阶梯教室,闻楚航和林凯城找了个中间靠后的位置坐了下来。不一会儿,姜甜甜也随着舍友缓慢的进来了。“我们坐这里吧。”姜甜甜指着闻楚航身后一排的位置说,“我腿不方便,就坐最外面就好了。你们先进去,我跟闻楚航说几句话。”

    “楚航。”姜甜甜咬着下唇,看着闻楚航。林凯城连忙与闻楚航换位置,让闻楚航坐在外面方便与姜甜甜说话。林凯城不怀好意地笑着,掐了闻楚航的胳膊一下。闻楚航来不及喊疼,抬头跟姜甜甜说:“怎么了?”

    姜甜甜捏着衣服下摆:“对不起楚航,那天找你跟我一起吃早餐,我没考虑这么多。听说常青误会了,要紧吗?都怪我,要不我去跟常青说吧。”闻楚航摇摇头:“跟你没关系,你先回去坐吧。”

    看闻楚航没什么特殊反应的样子,但姜甜甜知道这事已经在闻楚航心里埋下了种子,他已经开始对叶常青有些不满了。于是她又说到:“对不起楚航,我真的没想到。如果有需要,你告诉我,我去跟常青解释吧。”

    姜甜甜回了位置,与舍友聊起天来,还不时轻轻软软的笑几声。那声音一直萦绕在闻楚航耳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