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冷漠

作品:《犹如松柏叶常青

    叶常青很少看见闻楚航生气,或者说,他们在一起之后,她从来没见过闻楚航生气。可闻楚航今天生气了。

    闻楚航是一个一贯温和的人,不论跟谁说话都是友好的、平和的。闻楚航今天生气,是因为叶常青的朋友——白雪。

    光看名字,这一定是一个文静又柔和的女孩。可白雪的性格大大咧咧,很强势,是叶常青在初中时候就玩起来的朋友。她听说叶常青谈恋爱了,要求把关。叶常青跟她讲,闻楚航很好,也很了解她。白雪坚持一定要跟闻楚航讲话。

    听叶常青讲完闻楚航和姜甜甜的事之后,白雪觉得闻楚航根本就不是什么好人。可叶常青喜欢,她也没办法。

    叶常青在间操结束之后的空档儿找到闻楚航,她说她的朋友想要跟他说话。叶常青觉得闻楚航根本就不会答应这种要求。闻楚航思索了一下,笑道:“好啊,你愿意介绍你的朋友给我,那自然是好的。”

    在闻楚航的注视下,她拨通了白雪的电话。学校的作息时间都差不多,所以白雪这个时候完全可以接电话。

    “喂,雪儿。闻楚航跟你讲话。”白雪千万不要乱说些什么呀。叶常青紧张的注视着电话。闻楚航接过来:“你好,我是闻楚航。”

    不知道白雪说了些什么,闻楚航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叶常青的神情也越来越紧张。闻楚航争辩了几句,最终,闻楚航脸色难看的狠狠掐断电话,将手机几乎是扔给叶常青,大踏步的转身离开。

    叶常青连忙追上去,却与正要出教室的林凯城撞了。林凯城奇怪:“你们两个今天怎么都来撞我?撞我有好运吗?”

    “闻楚航怎么了?没事吧?”叶常青急切道。“楚航生大气了。”林凯城望一望在教室里坐着,面色不善的闻楚航。“你们俩吵了?”“没事,谢谢你啊凯城。那个......如果闻楚航有什么事,麻烦你告诉我一下。”叶常青勉勉强强的笑笑。

    她回到自己的教室,急忙发信息给白雪,问她到底说了些什么,闻楚航怎么生这么大的气。叶常青的信息才发了一条,那边白雪却气呼呼的一连发了好几条。

    “我告诉他,让他对你好点。少跟其他女的不清不楚的接触,他竟然说他没有。”

    “他还说让我不要管你俩的事?他是谁?我认识你的时候他还不知道在哪呢!”

    “他跟那个姜甜甜怎么回事,我不清楚你还不清楚吗?我白挨一顿骂也就算了,他还挂我电话?”

    叶常青压根就不怪白雪。她知道白雪就是这样的性子,闻楚航什么都不说,直接掐断白雪的电话,跟她连解释也没有,才最让她生气。

    放学,闻楚航虽然照常等在门口,脸色却依旧很差。她走过去,也不说话,两个人就这样默默的出了校门。

    闻楚航没有牵她。叶常青在心里撇撇嘴,总是这样,一不开心就放开她的手。她又等了一会儿,闻楚航还是没说话,她只好先开了口,打破两人之间凝结成冰的气氛:“你今天怎么样?”

    “不怎么样。”闻楚航很不给面子。“雪儿跟你说什么了?”叶常青忍下,又问。“没说什么,就是让我离姜甜甜远一点,别招惹是非。你朋友还真关心你啊。”叶常青忍不住音量提高了几分:“你什么意思?你有话直说,用不着这么阴阳怪气的吧?”

    闻楚航冷笑一声:“我阴阳怪气?对啊,因为我就会招惹是非嘛,对吧,整天就会跟姜甜甜在一起,哪里能顾得上你呢?”叶常青沉默半天,什么也没说,拂袖而去。闻楚航就这样看着,没有追上去,也没有半句解释。

    ......

    这种沉默的日子一连过了一个多星期,这一个星期以来,叶常青与闻楚航没有说过一句话。偶尔在走廊上碰见,也目不斜视,只当没看见。刘文婉很担心的问:“你们没事吧?”

    “没事。”叶常青挽着小婉,走出校门。前头,闻楚航正在和林凯城说着什么。姜甜甜从后面超越他们,赶上去跟闻楚航说话,不一会儿,林凯城就先走了。

    叶常青看在眼里,却什么也没说。拉着小婉快速走过他们身边,看都没有看他们。姜甜甜不知道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但知道他们一个多星期都没有说话也没有一起回家了。姜甜甜试探着问:“你跟常青......怎么了?”

    闻楚航只回答说没事,跟姜甜甜转移了话题。姜甜甜心里暗暗高兴,故意在后面笑的很开心,声音传到前面叶常青和刘文婉的耳朵里。刘文婉回头看了好几眼,叶常青不为所动。

    又这样过了几天,快考试了。这次是真正的高考。各班的气氛开始紧张起来,不仅仅是闻楚航,姜甜甜这样的好学生,叶常青这样中等成绩的学生也是几乎不踏出教室。这一层楼都是高三的班级,嗅一嗅空气中都是紧张的味道。

    叶常青很忙,她知道闻楚航也很忙。他们班放学现在已经算早的了,可每次路过闻楚航班门口,都是关的紧紧地,还能听到老师的讲课声。叶常青差不多快俩星期没有见到闻楚航了。

    快考试了,闻楚航却连一句话、一个短信都没有。叶常青不明白,一件小事罢了,既然闻楚航坚持他没有跟姜甜甜过多接触,那干嘛生这么大的气呢?真的有必要吗,可以这么多天不联系她。

    叶常青觉得她跟闻楚航大概是要散了。可她舍不得闻楚航。闻楚航不联系她,她总是有点不安心,甚至,她想跟闻楚航道歉、跟他服软,想替白雪道歉。虽然白雪是为她好,而她也并没做错什么。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去,即使叶常青有心想打破这僵局,但她见不到闻楚航,给他发的道歉信息也一律不回。

    直到考试的前一天,叶常青才收到闻楚航的一条短信,没有任何关于打电话那件事的解释,只有四个字:考试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