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逃避

作品:《犹如松柏叶常青

    第二天,叶常青去司马老师的办公室抱练习册,顺便拿上课要用的东西。可她一进门就看到黄老师在给闻楚航和姜甜甜讲题。在黄老师讲解停顿的时候,两人还轻声讨论一番。叶常青在旁边看着,只觉得刺眼。她抱起练习册,刚想走出去,可被司马老师叫住交代下节课要同学们准备的东西等等。叶常青点头记着,眼睛却像长在了后脑勺似的,感觉总能看到闻楚航和姜甜甜的模样。

    “原来是这样啊,真的好难哦。”姜甜甜说着,站起来:“谢谢黄老师。这下子我和闻楚航都明白了。”闻楚航也赶紧站起来准备回去,一转身就看见了叶常青背对着他们站着,在听司马老师讲话。在办公室外,闻楚航对姜甜甜说:“你先回去吧,我等一会儿常青。”姜甜甜却不想走,她听到这话心里不高兴。刚才司马老师好像快要讲完了,于是便低下头转转眼珠子,很快又抬头道:“好啊。对了,有件事我得趁现在问你,要不一会就忘了。”

    “怎么了?”

    其实姜甜甜根本没事,她只是想拖延时间到叶常青出来。正当她在想到底要说什么的时候,叶常青出来了。姜甜甜抿嘴一笑:“常青出来了,你们聊。楚航,我先走了,一会再跟你说吧。”姜甜甜目的达到,转个身理了一下头发,走了。

    姜甜甜身上不知是什么味道,很清甜,又不会太腻,这味道飘飘忽忽钻进闻楚航的鼻子,占满闻楚航的嗅觉。他摇摇头,赶紧对叶常青道:“常青,我帮你拿吧。”

    “不用了。”叶常青生气,为什么都已经跟她在一起了,还要跟姜甜甜凑在一块呢?她也不看闻楚航:“我先回去了。姜甜甜不是有事跟你说吗?你赶紧去吧,别耽误了。”

    叶常青头也不回的抱着练习册走了,只留下闻楚航一个人待在原地。

    今天一整天,叶常青都没有理闻楚航。闻楚航来找过她多次,叶常青都让小婉去应付,不是说她去上厕所了,就是说她去办公室了,反正就是不在教室。她自己一到下课就转过身去背对着门口,大家都穿校服,闻楚航一时间也认不出来她在哪,还以为是哪个女生在跟别人说话呢。

    ......

    没办法,放学之后闻楚航只能又到叶常青班级门口去堵。可叶常青早防着闻楚航这一招,她带上小婉今天带来的帽子,低头像做贼一样走了出去。

    可她忘记了一件事。闻楚航是看见刘文婉戴帽子过来的,而且她这幅样子又那么明显。闻楚航一把抓住叶常青的胳膊:“怎么,是要去上厕所,还是要去老师办公室?你不想见我就不想见吧,还带上小婉的帽子。这么明显我看不到吗?”小婉“嘻嘻”笑着,将帽子从叶常青头上摘下来:“我先走咯。”

    叶常青想挣脱,可使劲挣扎了几下却只弄疼了她自己,她只好放弃挣扎。闻楚航见她不挣扎了,又牵住她的手。叶常青干脆任由他牵着,反正也挣脱不掉。但不看闻楚航,也不跟闻楚航说话。

    她不理闻楚航,闻楚航有的是办法让叶常青理他。他变魔术一样从书包里掏出一本本子:“呐,你一直想要的那本本子,我中午给你买来的。喜不喜欢?”叶常青瞪着他,但闻楚航不生气,一直看着她笑,直到她接过本子为止。翻开本子,上面是闻楚航的字:笑起来才好看。

    “噗。”叶常青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闻楚航看她笑了,也用力牵紧她的手:“我对你多好呀。不生气了吧?”叶常青“哼”一声。她想问闻楚航,姜甜甜都说什么了,他昨天下午放学又是跟谁在一起。她见闻楚航没有主动解释的意思,又有些不高兴。可再看看手里精致的笔记本,想到原来闻楚航竟然记得她说过喜欢这本子,还给她买了回来。如此用心对她,那还有什么可生气的呢?叶常青又快乐起来,拿着本子不住的翻看着,话也变得多了。她兴高采烈的说:“昨天下午你没在,是小婉陪我回家的,又看着我坐上了公交车她才放心。啊,好爱小婉哦。”

    闻楚航看着她高兴地样子,摸摸她的头发,笑道:“原来你这么爱小婉呀。”他又紧接着问:“那我呢?”

    叶常青愣住了。什么意思?是说爱他吗?还是说别的什么?

    闻楚航见她愣住,只觉得好笑。之前顶嘴的模样都到哪里去了,现在变得如此乖巧,什么都不会说了。他转移了话题:“你都这么大的人了,她有什么不放心的?难道你会丢不成?”

    “我昨天下午不舒服嘛,她可能就是怕我丢呢?”叶常青这才将自己昨天不舒服的事轻描淡写的告知了闻楚航。她虽然不想告诉他,可得不到闻楚航的关心,她始终耿耿于怀,便还是说了出来。

    她等着闻楚航关心她。

    这次换成闻楚航微楞了一下,然后紧接着道:“你昨天不舒服吗?怎么了?怎么没告诉我啊。”“本来就不想告诉你嘛。”叶常青明明想要得到闻楚航的关心,却偏不肯承认:“有小婉在啊。况且本来就没什么事,睡一觉就好了。”叶常青本以为闻楚航会继续哄她几句,或者假装责怪她没有告诉他。没想到闻楚航点点头,什么都没问,说:“那就好,没事就好。下次要是不舒服你就告诉我一下,我陪你回去。”

    叶常青见他这样轻描淡写就过了,心情低了下去。闻楚航根本就不知道叶常青这么多的心理变化,反正叶常青说没事,现在又活蹦乱跳的站在他面前,那就肯定不要紧。他还是有点愧疚,昨天跟姜甜甜在一起,将她忘了,于是便一直讲笑话逗叶常青笑。可叶常青以为闻楚航是不擅长哄人,所以便用讲笑话这种方式来弥补,便也不再计较了。

    落日的余晖洒下来,将两人的头发变成了金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