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钟情

作品:《犹如松柏叶常青

    虽然小婉一直在说让她别搭理闻楚航了,但叶常青一直没有给一个明显的态度。其实刘文婉也知道,叶常青是不愿意疏远闻楚航。于是在她说了几次无果之后,就不再对叶常青说让她疏远他,而是希望叶常青自己把握分寸。

    叶常青思来想去,还是决定听刘文婉的意见,少搭理闻楚航。可是闻楚航却隔三差五的约她一起回家。叶常青十次有八次都是拒绝的,闻楚航不知道叶常青的心理变化,于是,他只能采用最笨的办法,他一定要找叶常青,问她为什么一直不理他。

    闻楚航今天一放学就冲了出去,等在五班门口。他悄悄透过五班门上的小窗口,看到司马老师还在讲课,便靠在墙壁上站等。他的朋友路过五班门口,都在打趣他。可他不为所动,一定要等叶常青。姜甜甜出来的时候,一眼就看见了这幅情景。

    她挂起笑容,走到闻楚航面前:“楚航,你在这里等常青吗?我今天有一个知识点没听懂,你明天能给我讲讲吗?”闻楚航刚要开口,五班的门就开了。闻楚航顾不上回复姜甜甜,眼光聚集在那些出来的学生中,生怕一个不留神叶常青就从他眼皮子底下跑走。

    姜甜甜备受冷落,可她不想在闻楚航面前表现出小气,便只能带着有些僵硬的笑容继续等。叶常青在班里帮司马老师整理练习册,一时间顾不上放学。可在姜甜甜眼里,叶常青就是故意冷落闻楚航。她自己还上赶着,巴不得闻楚航看她一眼呢,她究竟哪里不如叶常青?

    “小婉,你先走吧。我等会儿自己回去。”教室里响起叶常青的声音。闻楚航赶忙探头看她,结果与正要出教室的刘文婉撞了个满怀。“哎呦。谁呀?”刘文婉揉揉额头,抬头见是闻楚航,赶紧回头看一眼叶常青。叶常青不知道是谁,她低着头问:“怎么了小婉?”“没事。”刘文婉将闻楚航扯到教室外面,问他:“你来干什么?”

    姜甜甜见刘文婉脸色不好,语气也不太对,心里暗喜。是不是叶常青生气,不打算理闻楚航了?但她只是道:“有话好好说啊。”

    “哼。”刘文婉并不打算搭理姜甜甜。姜甜甜碰了个钉子,尴尬的站在原地。闻楚航急切的问:“常青怎么不理我了?”刘文婉又是哼了一声:“那得问你啊。哦对了,姜甜甜,你又是来找闻楚航讨论题目的吧?那你俩快走吧,别把我们五班门口这块地方给脏了。”

    闻楚航也是个有脾气的。他刚想反驳,司马老师就走了出来,惊奇的问:“咦?闻楚航,刘文婉,姜甜甜,你们怎么还没走?都站这里干嘛呢?”“那个......我们在,在讨论题目呢。嘿嘿。”刘文婉一着急,就用了她刚才讽刺姜甜甜的话。幸好司马老师没有在意,

    叶常青一听见闻楚航的名字,就知道小婉刚才为什么说没事了。她紧张,不知道怎么回事,她怕见到闻楚航。叶常青想跑,可是没有地方可以跑。她只能深呼吸几口,背上书包走出教室。

    闻楚航此时也顾不得与刘文婉和姜甜甜说话了,他只想赶紧将叶常青拽走。姜甜甜一看闻楚航要走,赶紧开口:“楚航,那个......”

    叶常青听见姜甜甜这么亲密的叫闻楚航,心里不高兴,只想立马挣脱闻楚航。闻楚航感受到了她的急躁,不知缘由,还以为她是想快点回家,或者自己拽疼了她。于是他稍微放松了力道,回头对姜甜甜说:“我今天没空。明天再说吧。甜甜,你可是班长,能力不差啊。”

    姜甜甜目瞪口呆。闻楚航这样,不就是嫌她烦了?刘文婉见闻楚航已经将叶常青拽走,也斜看了一眼姜甜甜,走了。姜甜甜一个人愣了好一会才转身回家。她跟着站了这么久,闻楚航都没有多看她一眼。姜甜甜比叶常青更生气。

    ......

    叶常青走的飞快,闻楚航紧追了好几步才赶上她。他上前一把拽住叶常青的胳膊:“你干嘛走这么快?为什么这几天一直不理我?”叶常青心里有气,别扭的甩开了闻楚航的手,就好像甩开什么脏东西似的:“别碰我。”

    闻楚航果真松开了手:“你就这么不想理我?我做什么了?”闻楚航也将手学着叶常青的样子插进衣服兜兜里,大步往前走,也不理叶常青。

    可后面的叶常青跟不上他,她见闻楚航走的这么快,有点害怕。可转念一想,他还好意思生气?他凭什么生气啊!于是刚想要追赶闻楚航的脚步就慢了下来,可眼睛却一直紧盯着前面的闻楚航。

    闻楚航走了一阵,还不见她追上来,也有些生气。明明是她先不理自己,还发脾气。但他还是回头看了一眼叶常青。叶常青见他回头,马上将视线移向别处。闻楚航一笑,又跑回来跟在叶常青左右:“你在生气?不会是因为姜甜甜吧?”叶常青不看他:“怎么可能?要我说,你与其在这跟着我,还不如去找姜甜甜。她勤奋漂亮还好学,你俩以后可以天天去图书馆。”

    闻楚航一听:“那天你看到我了?她约我去图书馆,说有几道题不会。难道我要拒绝吗?”我看是你不想拒绝吧。可闻楚航都主动过来求和,叶常青也不好在说什么,她心软了。她哼了一声,将手从兜里拿了出来。闻楚航赶紧上前牵住。叶常青暗喜,早不计较闻楚航和姜甜甜的事了。

    路上,闻楚航一路插科打诨的逗叶常青笑。还强烈要求叶常青将他送的兔子玩偶别在书包上,美名其曰展示他们的友谊。叶常青哭笑不得,同时又想到,友谊?

    就在闻楚航又想要牵她的手的时候,叶常青一下子就躲开了:“我们之间只有友谊,牵手就不必了吧。”

    闻楚航听见这话,一下子凑近到叶常青面前:“真的……只有友谊吗?”

    叶常青的视线都被闻楚航的脸占满。她措不及防,毫无征兆的脸红了。她想扭过头不看闻楚航。可闻楚航硬是掰直她的身子,又强行牵起了叶常青:“我们之间……你觉得只有友谊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