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女侠

作品:《犹如松柏叶常青

    有句话是这样说的:“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叶常青觉得这句话说的真是对。每个人都往往只看到他人光鲜的外表,却看不到别人背后的那些烦心事,于是理所当然的认为世界上只有自己是最倒霉的。

    而刘文婉的烦心事,比一般人更要难以解决。而这件事的起因,全是因为她的一时好心。刘文婉是从别的学校转来的,这件事叶常青也知道。但她不知道,刘文婉之所以转学过来,是因为之前的学校当中有人一直在纠缠她。

    那个人叫唐伽霖,跟刘文婉年纪差不多大,学习很差,整天不务正业的混社会。唐伽霖在班中人缘也不好,没有学生敢理他。当时考试的时候,他的笔没水了,是刘文婉给了他一整盒中性笔芯,还提醒他下次不要忘记了。

    唐伽霖虽然本来就不在乎考试这种事,但刘文婉主动的关心还是让他有些受宠若惊的感觉,于是便一直纠缠刘文婉。刘文婉实在忍受不了,才转学到这里。可最近不知道唐伽霖从哪打听到刘文婉的手机号和学校,便又开始了骚扰。

    于是,叶常青一下课就跑去安慰刘文婉,可刘文婉还是愁眉苦脸的。叶常青不由得苦笑:小婉虽然看上去飞扬跋扈的,可实际上心地善良,胆子也很小。叶常青知道,就是因为刘文婉的拒绝根本没有力度,一听就轻飘飘的,唐伽霖才会一直纠缠于她。

    “好了,小婉。放学之后你不要怕,我去想办法。”叶常青虽然这样说,可心里还是没底。刘文婉叹了口气,点点头:“嗯,我没事。刚才司马老师还找你呢,你快去吧。”而叶常青一直到从司马老师的办公室出来,都还是心不在焉的。她只是普通学生,哪有对付这种人的办法啊?

    闻楚航老远就看到叶常青从办公室里出来。走近了见她神色不佳,以为她被老师批评了,于是上前想去安慰几句。可他都快站到她面前了叶常青都没看到他。他只能伸手拦住叶常青:“怎么魂不守舍的?是不是被老师批评了?”

    ……

    听叶常青复述了一遍事情经过之后,闻楚航也收起了嬉皮笑脸,对叶常青说:“这事只靠你是不行的,你别充大头了。下午放学我叫上我的朋友,我们一块回家。你到时候只管装女侠,剩下的事交给我们。”

    放学之后,叶常青紧紧拉着刘文婉的手,后面跟着闻楚航和他的朋友。到了校门口,果然看见一个男的站在那里,像是在等什么人。刘文婉更是用力握住叶常青的手,小声道:“青青,就是他。我该怎么办?”

    “你别怕,这里人多,没事的。”叶常青牵着刘文婉走的那男的面前,叶常青先开口道:“你就是唐伽霖吧?”唐伽霖点点头:“是我。我是来找小婉的。”他看到小婉,也不知从哪掏出一支花来:“小婉,我可找到你了。你不要一直拒绝我好不好,我一定会好好对待你的。”

    刘文婉还是死死的拽住叶常青不敢松手。叶常青越看越生气,壮着胆子从唐伽霖手里接过花:“对她好?那得先过我这关。我是她朋友。”

    唐伽霖看向叶常青和后面的闻楚航他们:“这么多人都是?起开,不要妨碍我跟小婉说话。”“你不是喜欢小婉,想追小婉吗?”叶常青拿着花,放在鼻子底下嗅了一下:“这样也可以的。不过……”

    叶常青凑近唐伽霖,压低音量:“你配吗?”

    唐伽霖闻言,脸都扭曲了。又看见叶常青的脸上全是嘲讽,眼中透出一股子狠劲。闻楚航怕叶常青吃亏,赶紧带着他的朋友上前紧紧地架住唐伽霖,免得他恼羞成怒伤到叶常青,

    唐伽霖剧烈的挣脱起来,却无济于事。叶常青走上前:“我告诉你,小婉是我的朋友,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她。你最好不要再纠缠小婉,否则……”叶常青看了一眼闻楚航,“否则我的朋友们要是不高兴了,那可就麻烦了。”

    唐伽霖还想争辩什么,但看到他们都一副“别惹我”的样子,怂了下来,连句话都没说就转身跑了。叶常青眯着眼睛看他,不屑的“嘁”了一声:“还以为多厉害,原来是个外强中干的软蛋。”

    回头看到小婉害怕的模样,她更是道:“你要早这样,用这种强硬的态度对他,他早就不会纠缠你了。”又不忍心对她说重话,语气又软了下来:“好了,现在没事了。他不会再来纠缠你的。”

    叶常青走到闻楚航面前:“今天幸好有你在,不然我一个人真不知道会怎么样呢。”闻楚航笑了笑:“你刚才还真有那么几分女侠的风范。”叶常青再也没有刚才威风凛凛的模样:“真要吓死我了,好怕他恼羞成怒会动手打人啊。真的,幸好有你们男生在。”还有,幸好这些男生里有你。她在心里说。

    她不知道为什么,格外信任闻楚航,因此毫不犹豫的表达她的软弱。闻楚航看着,只觉得她是如此的灵活生动,如此的讨人喜欢。他又想到,刚才他也是害怕唐伽霖恼羞成怒,叶常青会吃亏。而叶常青刚才也说了“恼羞成怒”。这算是心有灵犀吗?想到这里,他笑得更灿烂了些。

    刘文婉也过来拉住叶常青的手:“今天幸亏有青青在,还有你和你的朋友。不然我真的要害怕死了,还不知道他要纠缠我到什么时候呢。真的很谢谢你们帮我解决了唐伽霖的事。”

    闻楚航又摸摸叶常青的脑袋:“得让常青请我吃饭才行。”叶常青不由想到,这是闻楚航第二次摸她的头了。到底是什么意思?刘文婉看见这情形,也有点恢复了精神,跟着笑了起来。叶常青说:“怎么是我请呢?应该是小婉请才对啊。”

    “对,对。就这周,我请你们两个一起吃饭。”

    “那必须的,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