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三哥,我来吧

作品:《我真是星球最高长官

    “杨局长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闵静白,采灵四层,她出生与南矍丛林的一个村庄,对于南矍丛林情况比较熟悉,是我们这次专门邀请来的外援。”谷局长指着一位皮肤有些黑,身材娇小玲珑,年龄大概三十四五岁的女子介绍道。

    “这位是分局三处的罗山峻副处长,采灵四层,也是这次参与行动的玄门术士之一。”

    “这位也是我们三处的副处长侯炘,不过他是一位武者和枪手,这次由他带人负责我们的外围和后勤等行动。”

    “周宜修副局长应该不需要我再重新介绍了,他也是我们局这次参与活动的负责人。”

    “最后一位是我们这次特意邀请来的鲍焱鲍前辈,鲍焱前辈是我们云澜州成名已久的采灵七层境界前辈,这次他肯出动,一方面是因为不忍心看南矍丛林的百姓受凶人的残害,另外一方面也是有感于我们的诚意。”谷局长介绍了其他行动人员之后,最后特意郑重介绍那位坐在太师椅上的老者,鲍焱。

    本来闭目养神的鲍焱见谷局长介绍他,这才又一次睁开眼睛。

    “见过鲍前辈,谢谢您能参与这次行动。”杨昊拱手道。

    虽然鲍焱态度有些傲慢,但他是前辈,修为也高,而且他一把年纪还来参加这次行动,杨昊倒丝毫不以为忤。

    “说起来,我也是出生南矍丛林。如今南矍丛林被差桀那恶魔给如此残害,我也是看不过去。而且我一把年纪了,剩下的岁月已经不多,总得为那些不争气的子孙后代多留点钱财啊!”鲍焱见杨昊冲他拱手,这才坐直了身子,冲他摆摆手,然后朝秦正凡三人看了看,微皱眉头。

    “杨局长,你们南江州玄门力量虽然势微,但也不应该寒酸到这样的地步吧,除了你,难道就再请不到厉害的人物吗?怎么叫了三个小年轻来凑数。差桀和他的那些手下,可个个都是凶残而且本事高强之辈? 又常年生活在南矍丛林里? 一个不慎,别说你们了? 就连我这身老骨头恐怕都要留在南矍丛林里。”

    “是啊? 杨局长,总局那边不是说你那边邀请了一位高手来助阵吗?难道他最终反悔了不成?”谷局长也是微皱眉头。

    虽然以南江州的玄门整体实力水平? 谷局长并没有对南江州的外援寄予太大厚望,但杨昊这带来的人也委实让他有些失望。

    杨昊见鲍焱和谷局长轻视秦正凡? 心里虽然有些不舒服? 但因为从进门开始,他还没来得及介绍,倒也不能怪他们没眼力。

    毕竟秦正凡实在太年轻了。

    “鲍前辈,谷局长? 还有各位? 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义弟秦正凡,就是我们南江州这次特意邀请来的助阵高手。”杨昊压下心里头的不舒服,拉过秦正凡介绍道。

    “他!”鲍焱和谷局长闻言眉头皱得更紧,尤其鲍焱更是直接闭上了眼睛? 都懒得再看了。

    他今年已经八十有六,半只脚已经踏入棺材? 而且修为也高,又哪有什么心情跟一位毛头小子闲扯寒暄啊!

    至于杨昊跟秦正凡结拜? 这消息虽然有些让人惊讶意外,但杨昊也就采灵五层境界? 就算秦正凡是他兄弟又如何?这么年轻? 顶多也就采灵四层境界。

    这么年轻? 如果真是采灵四层境界在南江州确实算极为厉害了,但在云澜州也算不上太惊艳。

    云澜州这边最近这些年,在年轻一代中还是出了几个非常惊艳的人物。甚至有一位才十八岁,便因为年幼时有一番机遇,年纪轻轻便已经踏入采灵六层,被誉为云澜州年轻一代中最有希望踏入玄师境界的人物。

    “杨局长,这次行动非同寻常啊,你们南江州要是没什么高手,应该提前说一声的,我们也好再另做一些安排。”谷局长见鲍焱干脆闭上眼睛,脸色微微一沉,说道,语气有明显的责怪之意。

    “是啊,这次是四国联合行动,还不知道其他三国会派出什么级别的人物,我们这边至少还得有一位采灵六层术士压阵,这样才不会输了我们大周国的气势。杨局长,你们这次做法确实有些欠妥。”周宜修见谷局长开口责怪,便再也没什么忌惮,跟着开口责怪道。

    纵然南江州玄门力量在大周国垫底,连带着杨昊这位分局局长也在三十多位分局局长中垫底,但怎么说大家还是平级的。

    谷局长以责怪的语气说他便已经有些不应该,周宜修一位副局长还以老气横秋的语气说道,这让杨昊脸色一下子阴沉了下来,心里极为恼火。

    这恼火,不仅是因为自己,还因为谷局长他们自恃云澜州玄门力量雄厚,从一开始就轻看了他们这支外援力量,所以一看到秦正凡年轻,哪怕杨昊都已经特意介绍秦正凡是他的义弟,他们依旧一而再地看低他,丝毫没有顾忌秦正凡和杨昊的面子。

    “谷局长……”杨昊极力压下心里头的怒火,开口道。

    不过杨昊才刚开了口,秦正凡已经拍了下他的肩膀,淡淡道:“三哥,我来吧。”

    杨昊见秦正凡要出头,到了嘴边的话只好咽了回去,而沚沨和赵小瑞两人则目露一丝兴奋期待之色。

    哼,竟然敢瞧不起我们的秦师叔!他老人家真要出手,我看你们一个个都得吓尿!

    秦正凡拦阻了杨昊之后,目光有些寒冷地扫过谷局长和周宜修,淡淡道:“其实我年轻,你们轻看我,我真的无所谓的,反正我是来杀差桀,又不是要跟你们交朋友。但我三哥好歹也是南江州玄异管理分局的局长,他千里迢迢带人前来助阵,你谷局长说起来不过是跟他同级别的人,还有你,周副局长,说起来还要比我三哥低半级,你们有什么资格,在没弄明白我的修为之前,就先入为主地斥责数落我三哥?”

    “真以为你们修为比我三哥高,就可以高高在上吗?真要这样,那我是不是也可以这样对待你们!”

    越说,秦正凡的脸色越冷,一股气势从他身上迸发而出,也跟着越来越强。

    甚至宽敞的客厅都凭空起了一阵风来,吹动了窗帘。

    这还是其次,更恐怖的是,那气势竟然形成一种无形的压力对着谷局长和周宜修当头压迫而去。

    让两人心头莫名惊悸不已,仿若被一头绝世凶兽盯上一样。

    一旦他们稍有异动,这头绝世凶兽就会骤然发难,将他们扑杀。

    冷汗一滴滴如豆子一般从他们额头冒出来,但他们都不敢拿手去抹,甚至连嘴唇都咬得紧紧的,双目死死盯着秦正凡,浑身连动弹一下都不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