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6章:夏柏鑫的盘算

作品:《王爷太妖孽王妃甜甜心

    “丞相不必这般客气,慕枫坐这里就好了!”

    理解夏柏鑫的意思,慕枫却没有一点喧宾夺主的意思,拒绝了夏柏鑫的好意,慕宸直接选主座下首,较靠近自己的位置坐下。

    既然慕枫都坐在主座下首了,夏柏鑫自然不可能再坐在主座上。

    虽然夏柏鑫是丞相府的主人没错,如果不出意外,面前的慕枫可是这凤国未来的主人,纵横官场这么多年,君臣之间这点避讳夏柏鑫还是懂的。

    即便现在慕枫不介意,夏柏鑫也不敢轻易放肆,小心驶得万年船!

    在慕枫身侧的位置坐下,夏柏鑫为慕枫添了一杯刚刚准备好的温茶,递到慕枫面前。

    “殿下请用茶!”

    没有拒绝夏柏鑫的好意,慕枫接过夏柏鑫手中的茶,轻抿一小口,茶水那适中的温度,让他忙碌了一天的身心,得到了短暂的放松。

    心知夏柏鑫请他来定有话要说,眼下夏柏鑫并没有说出叫他来的目的,慕枫自然是愿意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有一搭没一搭的品茶,静待夏柏鑫说出叫他前来的目的。

    见慕枫没有一点想主动跟他谈话的意思,总不能两人这么一直僵持下去吧?

    他倒是有时间,就怕慕枫急着要走,夏柏鑫犹豫了一下,最终主动打开话匣子。

    “今天多谢太子殿下送小女回来,下官在此先谢过殿下!”

    夏婉茹会出现在善福寺,是夏柏鑫安排的没错,夏婉茹扭伤脚让慕枫送回来,却是夏柏鑫意料之外的。

    不得不说,夏柏鑫对于夏婉茹,这次不小心扭伤脚一事是非常的满意。

    不是夏柏鑫不在意夏婉茹,而是在夏柏鑫眼里,与夏婉茹那微不足道的脚伤相比,能将慕枫引来丞相府更为重要。

    不然夏柏鑫还不知道什么才能找到机会,试探慕枫心中的想法,了解慕枫的看法,他才能更好的进行着接下来的计划。

    “送夏小姐回来是慕枫自愿,丞相就无需如此客气!”

    虽知夏柏鑫叫自己来并不是单纯的为了道谢,而慕枫却不向夏柏鑫那般喜欢奉承。

    慕枫说的确实是心里话,并不是为了敷衍夏柏鑫才这么说,若是他不想送夏婉茹回来,他大可将夏婉茹送上丞相府的马车后就离去,那样也算尽了自己的本分。

    不曾想慕枫会这般回答,夏柏鑫微愣了一下,随即想到自已接下来要说的话,夏柏鑫面上不禁堆满了笑容。

    本来还在为该如何提及,想说的事烦恼的夏柏鑫,刚好借着慕枫的一番话,顺势说出自已的心意。

    “唉!也就只有殿下,还能这般在意小女了!”

    听着夏柏鑫略带惋惜的语气,慕枫脑海里不禁划过一个念头,夏婉茹不一直都是丞相府的骄傲吗?夏柏鑫对夏婉茹,这般无奈的语气是为何?

    虽对夏柏鑫提及夏婉茹时,突然转变的态度有着疑虑,慕枫面上却也没有表现出来,很是客套的应承着夏柏鑫的话。

    “夏小姐是个很聪慧的女子,丞相应该以夏小姐为傲才是。”

    不知道慕枫说这话有几分真心实意,反正也不会影响他的计划,夏柏鑫微低垂着头,像是真为夏婉茹的事情很烦恼一般。

    “殿下有所不知,小女心里一直喜欢着宸王,可以说是众所周知之事。”

    说到此处,夏柏鑫偷瞄了一眼慕枫,想看看慕枫听到夏婉茹对慕宸的情意有何反应,见慕枫并没有表示一丝介意的模样,夏柏鑫眸光不禁暗了暗。

    难道他错意了今天慕枫送夏婉茹回来的意思?本以为慕枫是因为看上了夏婉茹,才这般特意的送夏婉茹回来。

    眼下看慕枫的模样,到不像那么一回事,要是慕枫对夏婉茹真的在意,听到夏婉茹对慕宸的心意时,心中至少该有点波澜吧?这面无波澜是几个意思?

    夏柏鑫哪里会想到,慕枫不是对夏婉茹没有想法。

    慕宸于慕枫而言,是犹如父亲一般的存在,他不可能会为了,夏婉茹对慕宸的单相思,而对慕宸有任何不敬的想法。

    在慕枫眼里,从始至终确实是夏婉茹对慕宸单相思,慕宸的身份地位以及能力在那里,试问,哪个女子不喜欢连慕枫都自愧不如的慕宸。

    夏婉茹喜欢慕宸,这本就是人之常情的事情,再者他对夏婉茹也仅是喜欢和欣赏,并没有像慕宸对云溪那般,非云溪不可的地步。

    只能说是夏柏鑫高估了夏婉茹的魅力,低估了慕宸在慕枫心目中的份量。

    拿起桌上的茶杯递到嘴边,夏柏鑫有意的拖延时间,静待了一小会,见慕枫没有一点要接话的意思。

    心想着计划才刚刚开始,总不能就这么结束吧?夏柏鑫这才放下茶杯,面上尽是担忧的继续说道;

    “唉!这本该是好事,不曾想宸王对小女无意,许是小女先前对宸王的执着吓退了众人,眼看小女都快过了适婚的年龄,却无一人敢前来说媒,老夫这心里。。”

    后面的话夏柏鑫不用说,慕枫也能猜出他的意思。

    不得不说,这就是夏柏鑫的精明之处,话说到一半,留给人一些空间遐想,同时也让人琢磨不透他心中到底是哪一个想法。

    犹如现在的慕枫,虽然听出了夏柏鑫的言外之意,慕枫心中却无法确定,夏柏鑫是真心想给他和夏婉茹凑对,还是只是心存试探他的意思而已。

    “如今能像夏小姐这般,真诚于一人的人实属不易,是那些人只是有眼无珠罢了,丞相莫放在心上!”

    不论夏柏鑫出于何种目的,慕枫也不打算掩藏他对夏婉茹的欣赏,仅限于表示欣赏,余下的会如何,只能说先等看清夏柏鑫的心思了。

    深知眼下是谁先主动,谁就处于被动的局势,慕枫可不会傻到再没有明白,夏柏鑫意图的前提下,盲目的告知他对夏婉茹的心思。

    慕枫的一番话,可算是说到夏柏鑫的心里去了,同样知道此时不该将自己目的说得太明显的夏柏鑫,一脸谄媚的看向慕枫。

    “不曾想殿下这般明事理,凤国有像殿下这样的太子,真是凤国之幸啊!”

    面对深受皇帝重视一国丞相的奉承,慕枫心中并没有一丝得意,面上也尽是一脸谦虚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