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九十五章 皇家添妆 1

作品:《乞丐王妃的咸鱼生活

    ( )白杨的马车离开的是四皇子府,按照原计划白杨回了白府,山花代表逍遥王妃继续给其他新嫁娘添妆。白杨离开了马车后面跟踪的人根本就没有发现。他们的目的就是跟住白杨,给那边行事的人制造条件。

    白杨出来不过一个时辰。给白杨添妆的人又过去了不少。就连点心作坊里的八个小姑娘也带着心意来到了白府给主子小姐添妆,也都是自己绣的小玩意。东西不值钱心意却是贵重的。

    白婉儿代替姐姐收下添妆礼。并没有因为这些东西不值钱而丝毫不满。点心作坊她没有去过,这八个小姑娘也是第一次见到。却感觉她们都和姐姐一样的亲切正直。点心作坊那里很忙,八个小姑娘是不可能留在这里吃午饭。白婉儿也按照大燕国的风俗回赠了小礼物。

    从东西的价值上讲,这些小礼物已经超过了添妆礼。八个小姑娘收的自然,白婉儿送的开心。

    白杨偷偷潜回来的时候,八个小姑娘才刚刚离开。看守后门的水五婆婆正警惕的坐在屋子里。最近白府又不消停了,后门这里也有了两个卖瓜子的人。一看就知道不怀好意,虽然后门对面也有人家。但这条小巷子走的人很少,可见这两个人并不是单纯的想做小买卖。

    水五婆婆警惕着注意着外面那两个卖瓜子的人。就见一阵旋风吹进了后门,心中就是一阵惊讶。瞟了一眼那两个卖瓜子的人。却见他们好像被吃了定身法,木头桩子一样身形僵硬的站在了大门不远的地方。在看那阵旋风已经吹进了库房。心中不禁感叹自家王妃的功夫神鬼莫测。外面那两个卖瓜子的就算是现在不死,明天也会被冻死的。

    白杨从密道回到了密室,再回到自己的书房。就看到小柔小强正在书房里写大字。书房外山杏山枣正坐着聊天儿,院子里两个胡氏兄弟一个站在门楼下,一个站在屋角的地方。这两个地方都是暗器的死角。四个人保护着两个孩子,还有密室这重保护,白杨心里安宁了几分。

    ”姐姐你回来啦?这么快就给别人添妆结束了。”小柔放下手中的笔问了一句。

    ”二姐,姐姐出去才多久呀?就算是每家院子里站一站,这么一会儿功夫也是走不完的。姐姐是担心我们两个人的安全才偷偷潜回来的。”小强聪明的猜想到了。

    ”嗯,是这样也不是这样。你们两个有山杏山枣和两个胡叔叔保护,姐姐不算太担心。他们几个人的功夫满京城也排得上号。姐姐是担心前面。”

    ”姐姐说的是婉儿二姐,前面也有侍卫和家丁护院呢。姐姐和婉儿二姐并不算亲近。坏人也会打她的主意吗?”

    ”小柔,婉儿是白王府的小姐,又在决赛比试中取得了较好的成绩。偏偏又是姐姐的妹妹,这样的身份就足够引起坏人的注意。姐姐以前和白王府势同水火,现在刚刚缓和了关系。如果白婉儿在这个时候在姐姐的家里出了事情。姐姐以前的努力就白费功夫了。

    从另一个层面上说,也丢了大燕国的脸面。皇家怕是也会迁怒到姐姐头上。还有两天皇家就要举行集体婚礼,这个时候出事情于大局于小处都不是什么好事情。你们两个就在书房里呆着,外面有什么不好的动静就躲进密室里。

    ”姐姐,那你快去前面保护婉儿二姐。姐姐,我和小强掩护你易容换装。”小柔急忙说道,有了上一次被绑架,她心里已经有了阴影,但是警觉性也提高了好多。

    ”小柔说的对,衣服姐姐已经换完了。变变脸才是最重要的。”白杨说完真的拿起镜子给自己脸上描画起来。其实这些她用意念也能完成,只是不想叫两个聪慧的孩子想的更多。

    不过寥寥数笔白杨就改头换面了。重新出现在两个孩子面前的是一个陌生的小姐。像隔壁的小家碧玉,也像高贵人家的上等大丫鬟。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就是面对面,两个孩子也认不出那还是自己的姐姐。

    但两个孩子的表情叫白杨心里,一半满意一半心痛。讨饭的经历固然叫两个孩子比同龄的孩子要早懂事,可跟在自己身边的这几个月时间。担心,危机,参与。才是催化两个孩子过早成熟的温床。白杨伸出大拇指给两个孩子点了一个赞,又指了指对面墙壁上的密室暗门。然后又一阵风的越过了山杏山枣,刮过了两个侍卫藏身的地方去了前院。

    两个丫鬟相视一笑,自家王妃回来了。两个侍卫暗暗打着手势,王妃娘娘的功夫高不可测。

    前院的客厅里,白婉儿正招呼着几个来添妆的小姐夫人。大都是左邻右舍的人家,就只有一个熟人,是三皇子府的老嬷嬷。她正在和白婉儿聊着。

    ”真是不巧,你姐姐也出去给人添妆了。这是三皇子的妹妹小公主的一点心意。还请白二小姐替你姐姐收下。稍后皇家的添妆和嫁妆就要到了。老奴就不在这里用午饭了。”

    ”嬷嬷,你老人家稍等片刻,给小公主的回礼嬷嬷也代为收下。我替姐姐谢谢小公主的添妆礼。”

    外面的白杨看到心里很满意,婉儿成熟了稳重了。比白王爷不知要强了多少倍,她如果走上朝堂绝对混的要比白王爷好的多。

    老嬷嬷离开了白府,心里有点失落。逍遥王妃不在府里,不知道主子该怎么办?走过院子的时候她也看到了易容的白杨,还想了那么一下,没听到添妆叫门这又是谁家来添妆的小姐?

    白杨给了她一个意味深长却又几分羞怯的微笑。老嬷嬷也报以一个笑脸。白杨笃定她什么也没看出来。白杨却从她的神识里读出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晴贵妃一会儿会代表皇家来给大婚的小姐送嫁妆和添妆。以往也都是皇宫里的嫔妃代表皇上和皇后出来给集体婚礼的小姐添妆,再把皇家给小姐们准备的嫁妆送到府上。但是贵妃娘娘亲自领队,在白杨这几天了解的过程里,还是头一次。

    白杨也就想到了给皇上解毒的事情,就是不知道晴贵妃那里想的是否周全。能够要晴贵妃亲自出马,必是皇上授意的。如果晴贵妃是个精明的人也应该利用这个机会给自己一份保命的东西。

    白杨站在门前想着心事,路过的人没有怀疑她为什么要站在这里。都以为她是哪个小姐带来的贴身大丫鬟。快到正午的时候,外面想起了添妆叫门声。不同于寻常人家的婆子高声的叫喊,这次可是锣鼓开道。白府外面的小巷子已经跟来了好多看热闹的人。

    傻管家和胡一从两边拉开了大门,皇家添妆送嫁妆的队伍就进了院子。白婉儿也早就从屋子里迎到院子。

    ”晴贵妃娘娘万福!”院子里所有的人都跪下了。

    ”都起来吧,本宫今天好几重身份,一是长辈给晚辈添装。二是代表皇家给大婚的小姐送嫁妆。白大小姐可在府上?”晴贵妃端庄雍容的说到。

    ”回贵妃娘娘的话,家姐出门给姐妹们添妆去了。民女白婉儿恭迎贵妃娘娘。请贵妃娘娘客厅里上坐。”白婉儿也大大方方沉稳的说道。

    ”原来是白二小姐,本宫就不在这里耽误时间了。逍遥王妃回来你如实禀报就是。等他们把皇家的嫁妆卸下起来,时辰刚刚正午。白大小姐为大燕国争得了决赛比试的第一名,又即将是大燕国的逍遥王妃。正午添妆是大燕国最高的荣誉。也是大燕国皇室对她的肯定,请珍惜这份荣誉。以后做个尽职的皇家媳妇。本宫这里有份嫁妆单子。”晴贵妃刚说到这里,耳边就响起了一个细如蚊蝇的声音。

    ”贵妃娘娘,嫁妆单子就不用拿出来了。”

    晴贵妃就已心下安然,白杨已经回来了。也就略微停顿了一下说到。

    ”嫁妆清单本宫还是等见了白大小姐亲自交给她。”

    这边说着话,那边已经开始往下卸东西了。一箱箱,一盒盒不多会儿就堆在了院子。绸缎,珠宝,裘皮,首饰还有白花花的银子。从这些嫁妆上足以看出皇家对白杨的重视宠爱。也叫院子里的人一阵炸舌,随便拿出来一件都是珍宝啊。

    跪着看热闹的白杨心里也是明白,这怕是晴妃娘娘自己的主意。现在皇上和皇后都是废人一样,后宫自由晴妃娘娘说了算。别人与己一分好,自己也要回报十分谢。

    皇家添妆和送嫁妆的队伍走了,显然白府是最后一站,也是掐着正午时辰过来的。这些足以给了白府和逍遥王妃最大的脸面。

    晴贵妃坐进了皇家豪华的马车,赫然发现马车里多了一个宫女。宫女一根手指头竖在了唇边,晴贵妃想要呵斥的话就憋了回去。她这时候还不明白怎么可能坐上贵妃之首的位置。

    ”晴贵妃娘娘万福!”白杨规规矩矩的给晴贵妃请过安后,压低了声音对晴贵妃问到。

    ”娘娘,嫁妆清单可以给民女了吧?”

    ”你这个聪慧的孩子,别在本宫面前还自称民女,本宫已经拿到了皇上的圣旨。你尽管进宫给皇上解毒,以后有圣旨保命不用多想了。”晴贵妃也放松心情笑到。

    ”贵妃娘娘才是最精明的人,白杨这里安心了。贵妃娘娘可给自己安排了后路?”白杨也关切的问到。

    ”你这孩子啊,本宫先要保证自己的地位稳固,才可以谋划你们的事啊。等进了皇宫本宫就不方便陪你前去了。到时候会有老太监引导你,你跟着他走就没问题。皇上现在时而糊涂时而清醒,昏睡的时候要比清醒的时候多。无论从哪方面考虑,皇上的身体健康,重新回到朝堂上才是一切的开始。本宫想逍遥王妃也一定会想到这些。”晴贵妃提点到。

    ”晴妃娘娘放心,皇上的毒有解。皇上也会重新回到朝堂上。”白杨也给晴贵妃吃了一颗定心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