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 夫妻

作品:《嫡女难为

    %d7%cf%d3%c4%b8%f3虽然苏策早不对常宁伯的人品抱什么希望.但对于在嫡女回门的时候就想着将庶女塞给姑爷做妾的行为.他还是理解不能.遂冷冷的回绝了秦伯爷的话.

    别说他沒有纳妾的心思.即便是有.也不可能要秦琬茹.

    秦伯爷脸上有些崩不住了.在他心里秦琬茹千好万好.堂堂伯府千金能给他做妾已经是他高攀了.又哪來的不满意.娥皇女英共事一夫可是佳话.

    秦江枫看不惯秦伯爷那副做派.冷冷一笑.沒想到黄姨娘事露秦伯爷非但不反省自己.还将所有的责任都推到他们身上.还是如当初一般一样疼爱秦琬茹.甚至不惜拼命给姐姐添堵.若是苏策同意秦琬茹做妾.秦琬茹有伯府撑腰.姐姐以后可要怎么办.也不知那母女俩到底给他灌什么迷汤了.他起身.道是要去看姐姐.转身便走了.

    秦伯爷笑容僵在脸上.姑爷这里的事情还沒解决掉.儿子那里又在给他拆台了.这臭小子.当着姑爷的面儿就敢给他沒脸.当真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苏策不欲多说.也只能沉默.正好听到秦琬黎的丫鬟來说.奶奶身体不适.打算回府.他自然沒有不应.跟秦伯爷说了一声便走了.

    秦琬黎打发了人去给苏策报信.又看看脸上写满得意的秦琬茹.眸光转冷.唇角勾起一抹弧度.显得分外高贵冷艳.“黄姨娘去世可还不到半年呢.虽说你一向不怎么看得上她的身份.但是总归对你好了一场.又是你生母.孝期都还沒过呢就忙着给人做妾.当心她死不瞑目半夜來教训你啊.”

    因着只是死了一个姨娘.所以府中也沒人戴孝.秦琬茹也是如此.说是忘了.实则压根儿不愿想起.她本來年纪就不小了.再耽搁几年可就成老姑娘了.“不过是一个姨娘罢了.哪能当做正经主子一样戴孝.”

    “妹妹这话说的.我可真为黄姨娘寒心呢.”秦琬黎目光婉转.一声轻笑.“如此不孝不义之人.就是做妾.也怕玷污了人家门楣呢.”

    别的人可以不作为.但是不管黄姨娘做了什么.终归是秦琬茹的生母.秦琬茹表现得越是冷静.在其他人眼中就越是不孝.可怜她一叶障目.犹不自知.

    秦琬黎说了那话便向杨氏告辞.也是运气好.她跟秦江枫在半途上遇见.互相见礼之后便聊了起來.

    秦琬黎看着这个比她还高一个半头的弟弟.眼眶微微有些湿润.她跟秦江枫关系一直都好.只是她以前被黄姨娘蒙蔽.多少有些疏忽这个弟弟.还好她早早醒悟.才能将他的心拉回來.“以前姐姐沒本事.沒能护得了你.现如今.我的弟弟也大了.”

    秦江枫眼眶有些红.“若是有人敢欺负你.你就告诉我.我一定会替你报仇的.”

    “你这孩子.瞎说什么呢.”秦琬黎嗔了一句.而后肃色.“咱们府父亲是不顶事的.又只有你一个男孩儿.以后就要靠你撑起來了.你在皇上面前挂了号.又有家里帮趁着.想当官也便宜.母亲那里.你也要提防着点.若是有了嫡子.你还得早日为自己打算才是.”

    秦江枫重重点头.“我记下了.姐姐.你一定要好好保重身体.”

    秦琬黎点头.又道:“有一件事一直沒跟你说.两个月前我给江南去了信.外祖家同意将你记在母亲名下.”

    主母过世.庶子女要想记在主母名下.需得征求主母娘家及子女的同意.毕竟记嫡子也算是嫡子.可以承继宗祧分得家产.一般人都不愿意将庶子记在自己名下的.

    秦江枫自然知道秦琬黎的心意.虽然不知道她是如何说动她外祖的.但是这份恩情.他记下了.“多谢……姐姐……”

    “都说了让你别跟我客气了.”秦琬黎哭笑不得.“我就你这么一个弟弟.长得不错心肠又好.虽然有时候糊涂了一点.不为你又为谁呢.”

    姐弟俩聊了一会儿.秦琬黎见苏策已经过來了.跟秦江枫打了个招呼便向着苏策而去.苏策跟秦江枫打过招呼之后便带着秦琬黎到二门门口坐轿.

    回去的时候是坐的马车.秦琬黎偷偷斜眼看苏策.见后者神情严肃得看不出喜怒.心中一凉.“我父亲……今天跟你说了些什么.”

    苏策看着她.挑眉问道.“你这么问.莫非有人也跟你说了什么.”

    也……

    秦琬黎心中一凉.沒想到秦伯爷真的能那么厚颜无耻的对苏策说出这样的话.以后他会怎么看待自己.

    “不必在意.”苏策的声音凉凉的.却有一股稳定人心的力量.秦琬黎抬头看他.就见他坚毅的脸上浮现出淡淡的笑容.望了过來.“若是你以后不想回去.咱们少來往便是.”

    当初娶秦琬黎.就沒想过能得到岳家什么好处.常宁伯府那么乱.常人避之不及.他自然也沒心思结交.秦江枫看起來倒是个不错的.可常宁伯也实在太过昏聩无能了.

    秦琬黎见他沒有丝毫轻视之意.心中一暖.面色红红的握住了他的手.咬了咬唇.有些艰难的说道:“若你想纳妾.我也不会阻止你.但是我娘家人绝对不行.”

    苏策挑眉.就这样望着她.也不说话.秦琬黎心中更慌了.不知道自己哪一句话说的不好.得罪了他.“莫非.你真的看上她了.”

    苏策一愣.“她.”

    秦琬黎道:“就是我娘家妹妹啊.”

    苏策哭笑不得:“我都从來沒见过她.何谈看上.我可只认识你.”他握住秦琬黎的手.严肃的道:“老太太侯爷跟公主都不能插手我院中之事.我也沒想过要纳妾.你不必显大度贤惠的给我张罗着.”

    秦琬黎心中划过一抹暖意.哪个嫁了人的姑娘家不想丈夫只有自己一个呢.

    苏策顿了顿.脸上浮起一抹坏笑:“不过.还是要你早日给我生个儿子才是.”

    秦琬黎垂下了头.俏脸上布满了红晕.

    苏策陪着秦琬黎回门去了.苏绾则是去了林府.方氏次子与荣德郡主定了亲.之前忙着苏策成亲之事.她还沒來得及上门道贺.

    到了方氏院子.林洛歆早已眼尖的看见她.一蹦一跳的跑了过來.牵着她的手.道:“姐姐.你可算是來了.”

    苏绾捏了捏她的小鼻子.笑眯眯道:“你就这么盼着我來.”

    “当然啦.姐姐來了就有人陪我玩儿了.”她拉着苏绾的手进了屋.高兴的对方氏道:“娘.表姐來了.”

    方氏正在逗弄小孙子.闻言抬头一笑.“你这孩子.怎么还是这么毛毛躁躁的.”又对苏绾道:“绾儿.快坐.”

    苏绾依言坐下.又向大表嫂打过招呼.这才问道:“听说外祖母身子不太好.现在还沒醒.我便先來叨扰大舅母了.外祖母这是怎么了.可有大碍.”

    方氏笑道:“沒有大碍.只是偶感风寒.太医说喝上几剂药多休息休息.发发汗就好了.难为你有孝心.來得这么早.”

    她看着苏绾.心中满是可惜.苏绾也是由她教导过一段时间的.感情自是比其他人亲厚几分.若能得她做儿媳.也是极好的.那荣德郡主虽然也不错.可到底出自皇家.比自家更受器重一些.自己虽无打压儿媳之意.却怕委屈了儿子.再者.小儿媳比大儿媳身份贵重.只怕又是一场官司.

    苏绾的婚事又由不得她自己做主.方氏也不是那等小心眼爱计较的人.自然不会因此迁怒苏绾.故对她还是一如往常.

    苏绾笑道:“既是外祖母沒有什么大碍.我也就放心了.”

    林洛歆凑过來:“姐姐.等会儿我们一起去看祖母.”

    苏绾笑着点点头.又道:“听说二表哥定亲了.还沒恭喜舅母呢.”

    “你这两天也该在家准备嫁衣.哪里能随意出门.”方氏嗔道:“舅母知道你有这份心也就对了.”

    苏绾回道:“别家不去.來外祖母这儿自是无碍的.我也想舅母了呢.”

    林亦辰之妻笑道:“表妹与母亲亲厚.母亲心里肯定乐着呢.”

    方氏笑眯眯道:“这孩子自小便常來咱们府小住.也算是在我跟前长大的.拿她当女儿一样疼呢.”

    林洛歆抱住方氏的胳膊.嘟起了嘴.

    方氏好笑道:“这小小的人.竟也知道吃醋了.”

    林洛歆正经道:“虽然我很喜欢姐姐.但是姐姐不能跟我抢娘亲.不然我就不喜欢你了.”

    苏绾哭笑不得.方氏更是笑得肚子疼.忍不住拿手戳了戳她脸上的小酒窝.道:“你这人怎么那么野蛮呢.”

    林洛歆瞅了瞅方氏.又瞅了瞅苏绾.弱弱道:“姐姐.我把我最喜欢吃的糕点送给你好不好.”一点也不复之前的气势昂扬.

    苏绾笑眯了眼.话说家里有个这样活泼的妹妹其实也不错.林洛歆跟苏妍某些程度上还是有些相似的.“好.”

    林洛歆这才高兴起來.

    一时有丫鬟來报秦氏醒了.方氏便带着儿媳女儿跟苏绾过去给秦氏请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