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毒医

作品:《嫡女难为

    苏绾拜师后的第二日便去苏府跟着一起上课,苏梧有些不放心,除了让绣鸾绣凤跟着之外,又派了两个护卫跟着。www.quduwu.com 趣读屋

    苏老太太有心反对,但见儿子孙子都同意,清泰先生又颇有名气,也只好随他们去了。

    这日,苏绾下了学,刚走出戚家大门,就见绣鸾急忙迎了过来,口中道:“小姐,才刚侯爷派了人来说,叫你一下学就赶紧回府。”

    苏绾有些奇怪,不明白发生了何事,倒也没耽搁,自己钻进马车,让人赶紧回去。

    到了府门,就见管家亲自迎了上来,道:“小姐,侯爷在花厅等着你呢。”

    苏绾眉头微皱,当即转变方向,直往花厅而去。

    苏梧坐在上首,他的下手坐着一个蒙着面纱的女子,手中捧着一杯茶,听见响动便往苏绾所在的方向望了过来。

    那女子一双眼十分平静,犹如波澜不惊的湖水,清澈冷冽。虽然苏绾看不清她的脸,却能猜到她定是面无表情的。

    苏绾走到苏梧身前,行礼道:“绾儿见过爹爹。”

    苏梧介绍道:“这位是你哥哥的师娘,以后也是你的师傅,还不速速拜见?”

    苏绾有些惊讶,没想到自己这位师傅竟然这般年轻。她走到那女子面前,正欲拜礼,却被那女子阻住。

    女子一双修长的手扶住了她,力道不大却稳稳的托起了苏绾,让她下拜不得。苏绾知晓眼前这位师傅定是有功夫在身的,也不奇怪,顺势站直身子,立于一旁,并不言语。

    女子眉毛一挑,似是有些惊讶她的反应:“你就不奇怪我为何不让你下拜?”

    她的声音亦是轻轻柔柔的,像是和风吹拂而过,好听的紧。

    “前辈做事自有章法,晚辈不敢多问。”苏绾恭谨回道。

    女子听清楚了她的称呼,眼中闪过一抹异色,唇角却显露出一丝笑意来:“我来此处是因为策哥儿,他是相公门下唯一的弟子,我想,他的妹妹定当不会逊色于他。”

    苏绾神色愈发恭谨:“前辈谬赞了。”

    “我已经多年没收过徒弟了。”女子突然感叹了一句。“更何况,你们要求如此之多,还得劳动我奔波于昆仑山与京城之间。”

    苏绾不明白她说此话的用意,只好立着听她说。

    女子目光从她身上扫过,嘴角含笑:“若你十日内能将此书背完,我便收你为徒。”也不知她是如何动作,苏绾身边的小几上便多了一本灰色封皮的书。

    苏绾有些惊讶,看看那书又看看女子。她本以为拜师是很简单的事情,却没想到会有如此考验。

    “若你没那勇气,就当我没说好了。”女子打量着她的神色,眉心微皱,作势起身,便要取书离去。

    苏绾慌忙按下那本书,坚定的目光与女子对视。“我一定会背下来的。”

    女子定定的看着她,过了一会儿,才道:“十日后我会再来的,希望你能通过考验。”

    苏绾眼前一花,那女子便没了踪影。她仍旧有些愣愣的,半天没有反应过来。

    苏梧起身走到她身边,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柔声安慰道:“十天时间太短,而你还要学习,若实在背不下来便罢了,咱们不强求。”

    苏绾知他好意,只是自己当初便答应过哥哥要学医,自当全力以赴。“多谢父亲关心,绾儿会注意的。”

    苏梧知道自己的这个女儿看着娇憨,其实脾气倔强,认定的事情不会轻言放弃,便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道:“若你实在想要学医,清泰先生那里,便请几天假吧。”

    “才去几天就跟先生请假,这样可不好呢。”苏绾笑眯眯道。“女儿知道分寸的,定不会让父亲面上无光。”

    “你啊你……”苏梧轻点着她的额头,有些无可奈何。“上进是好事,你可别把身子熬坏了,若是坚持不下来,可不要逞强。天下大夫那么多,为父定会给你寻一个称心如意的来。”

    苏绾知道他是真的关心自己,心中一暖,收起了嬉笑的神情,严肃道:“女儿会注意的,爹爹最近也忙,也要注意身体。”

    苏梧神色有些尴尬,他确实是忙,但却是忙着准备与公主的婚礼,只是这些事情跟苏绾说确实不太好,可他又不想跟唯一亲近的女儿也有了隔阂。

    打定主意,他将苏绾拉至身前,问道:“绾儿,你觉得爹爹待你怎么样?”

    苏绾眨了眨眼,有些困惑。“爹爹为何如此问?”

    让她好生不习惯呢。

    “我最近觉得,好像我对你们兄妹的关心不怎么够呢。”苏梧叹道。“所以你哥哥才没办法继续信任我。”

    苏绾心里一惊,抬头望向苏梧,看他脸上布满了疲惫,很是劳累的样子,心里一酸。以前不管怎样,爹爹在她心中都是伟岸不凡的,可今天她才发现,爹爹竟然已经苍老了这么多。“爹爹……”

    苏梧摆摆手,接着说道:“我知道你们因为公主要下嫁所以惶恐不安,说实话,为父心里也有些忐忑。”

    说到底,他也怕公主不能跟两个孩子和平相处。

    苏绾垂睫,掩住眼中神色。她握住苏梧的手,白白胖胖的小手跟布满老茧的大手形成鲜明的对比。“爹爹放心,女儿会尊敬公主的。”

    苏梧见女儿如此乖巧懂事,心中安慰,竟然没注意到苏绾所说的是尊敬而非孝顺。

    “一直不敢说起这个话题是怕你们心存芥蒂。”苏梧老怀安慰的笑。“你能如此懂事为父便放心了。”

    苏绾抱住苏梧大腿,撒娇卖萌:“爹爹以后还是会一样疼绾儿的对吧?”

    苏梧摸摸她的小脑袋,笑着道:“那是当然,绾儿可是爹爹的掌上明珠。”

    “那爹爹以后有了小女儿呢?会不会就不疼绾儿了?”

    苏梧看她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可怜兮兮的模样,忍俊不禁,替她理了理额前的发丝,笑着道:“不管将来发生什么,绾儿都是爹爹的心肝宝贝。这一点,是谁都改变不了的事实。”

    “真的?”苏绾摇晃着脑袋,有些不确定的确认。“这可是你说的,不管发生什么,爹爹都要最疼绾儿。”想了想,接着道:“哥哥都不许越过我去。”

    苏梧严肃点头。“是是是。绾儿啊,你确定你不要去看书?”

    苏绾这才反应过来:“啊啊啊,我得去看书了,爹爹再见!”

    苏梧看着她风风火火跑开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k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