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詹余的烦恼

作品:《洪荒妖行纪

    西王母与东王公当是如今洪荒最亮眼的一对神圣,两者一阴一阳,男理玄门男仙事物,女主玄门女仙事物,这样一对大罗级别的先天神圣,经常出双入对,怎能不令旁观者羡慕?

    以后世者的眼光来看的话,这两位神圣当是洪荒最早的姐弟恋,西王母可比东王公出世要早,故而早早便积累了西昆仑诺大家业及名望。

    无论是凶兽之劫,亦或三族时期,西王母都是响当当的先天神圣,其耕耘西昆仑日久,创有昆仑八宫,分别为昆仑宫、悬圃宫、琼华宫、阆风巅、天庸城、紫翠丹房、玉英宫、碧玉堂,以一己之力,将西昆仑打造成了散修圣地。

    如今在西方魔门的逼迫之下,东方玄门顺势而出,西王母又将自己的大本营西昆仑献出作为玄门山门,再次将西昆仑的地位拔高,其魄力、谋略在一众神圣之中也属上上层。

    没看那居于昆仑山东部的三清兄弟,虽然入了玄门,但依然将自己道场捂得严严实实,不容他人染指。

    一言蔽之,西王母巾帼不让须眉。

    从这一点来说,东王公能主理玄门男仙之事还多亏了西王母的存在,就连东王公那立在西昆仑内的纯阳宫也多亏了西王母的帮助。

    这软饭吃的好生令人艳羡!

    天墉城乃玄门女仙起居之地。

    这一日西王母麾下的女仙们值守完毕,从西昆仑天梯返回天墉城,一众女仙架云而行,一路之上银铃般的笑声不断响起,好生热闹。

    行至天墉城下,一男仙的身影挡住了众女仙的去路,走到近处,只见这位男仙身姿挺拔修长,生得剑眉星目,身披道袍,头戴高冠,手中铁扇轻摇,好生英武!

    “是铁扇仙郁白!”某女仙的一声娇呼,将众女仙的目光引了过去。

    当一个女仙出现在一群男仙之中,则女仙如玉兔,楚楚动人,但当局面反转,一个男仙出现在一众女仙面前,则女仙如虎狼。

    尤其是这男仙样貌还不错,一众女仙立刻指指点点的议论起来。

    “听说这个男仙极爱挑战,一柄铁扇开合,同境界鲜有败绩。”

    “而且你看他手持铁扇负手而立的样子,真的很潇洒!”

    “这铁扇仙一直望着我们这边,你说他在看谁?”

    “这还用问,当然是来看我们的金环仙子了,又不是第一次了……”

    西昆仑女仙终日饱食山上灵物,个个长得如花似玉、冰清玉洁,尤其是当众女仙结伴而行,那真是群星璀璨。

    但这队女仙之中,却有一位女仙以其绝代风姿,硬生生将这群星璀璨变为了众星拱月,此女仙便是一众姑娘的头领,名唤金环仙子!

    眼看着一众女仙结伴而来,铁扇线郁白嘴角不觉露出了一丝笑意:“郁白见过各位仙子。”

    此时有女仙打趣道:“我们若都是仙子,那金环姐姐该怎么称呼啊?”

    因为西王母的存在,西昆仑女仙颇有地位,这开口的女仙只是玄仙,但与金仙说笑也是自如。

    铁扇仙郁白虽自持风度,但面对一群女仙的泼辣也是毫无对策,一时竟然不知如何回答。

    金环仙子看出了铁扇仙郁白的尴尬,开口问道:“郁白仙君亲临天墉城下,不知是为了何事?”

    此一问却是将前话揭过,算是解了围,铁扇仙郁白抓住机会,连忙道明来意:“三日后,东王公主持众金仙论道阆风巅,机会难得,特邀金环仙子共赴盛会,还望仙子切莫推辞!”

    阆风巅位于西昆仑山顶,乃是西王母专为众仙论道所设,时有大能出没其中,若有幸还能得见西王母真容!

    当然这阆风巅也不是谁都能进,必须是领悟法则之力的金仙才能进入,各家金仙展现自身所悟道行,互相观摩、碰撞,能极大的促进对道的理解。

    因此,每有大能主持论道必引得一众金仙积极响应,尤其此次主持论道的大能乃是东王公,其出身先天神圣,所修纯阳大道乃洪荒之中的顶级大道,威能无量,想来此等好事当没有哪个修士会拒绝。

    果然,女仙金环彬彬有礼道:“东王公主持论道,乃玄门圣会,假使郁白仙君不来相邀,我天墉城金仙女修也多会前去的。”

    接着她飒爽一笑道:“毕竟如此盛会,谁不去便是谁的损失!”

    铁扇仙郁白见金环仙子爽快答应,心里万分高兴,嘴角不自觉露出喜意:“那三日后的清晨,我们于此处相见,共赴阆风巅之约如何?”

    好似深怕自己的邀约太过刻意,铁扇仙郁白又连忙补充道:“早闻金环仙子是修习金之道的大家,郁白恰好也修的是金行之力,正好借此良机讨教一番。”

    “自无不可。”

    金环仙子微微颔首,动静之间不失礼仪,但你若看其眼神,便会发现她的一举一动皆透着一股疏离感。

    此时铁扇仙郁白已经沉浸在邀约成功的喜悦之中,并没有发现金环仙子眼中的疏离,强压心中喜悦,免得佳人前失态,他下意识的摇了摇手中铁扇:“那郁白便恭候仙子大架了!”

    话说金环仙子自来到西昆仑后凭一手神鬼难料的无形剑得一尊大能青睐,此后便一直伴那位大能身旁潜心修道,演练剑法。

    今日铁扇仙郁白相邀,她本不愿应下,但思及西王母与东王公的亲厚,便也没有推辞,毕竟这铁扇仙郁白据说也是纯阳宫中一位大能的亲近,面子还是要留的。

    话已至此,金环仙子已心生去意:“当不得大驾,我们刚从天梯处值守完毕,还需回天墉城报备,就不多言了。”

    与铁扇仙郁白告别之后,金仙仙子便领着一众女仙进了天墉城,一路之上隐约还能听到一众女仙在谈论什么男女之事。

    眼看着金环仙子进了天墉城的大门,铁扇仙郁白依然保持着风度翩翩,注视着佳人消失的地方,喃喃自语道:“这金环仙子不愧是蜂妖得道,芊芊细腰可堪一握,行走之间摇曳生姿,若得如此美色为道侣,这长生路上再无寂寞!”

    詹余从土遁之术跟踪金环已经多日,自从看到金环拿出那碧玉葫芦之后,他便十分确定此金环便是彼金环!

    他并未立刻相认,而是悄悄跟随,仔细观察金环的一举一动,看看她是怎么作息,都是和谁往来。

    几十万年未曾相见,他需要一个熟悉的过程,来找回从前的感觉,若不然贸然相见只怕徒增烦恼。

    不想却恰好看到了眼前这一幕,才发觉金环在西昆仑似乎很受欢迎!

    悄悄来到铁扇仙身后,詹余持棍而立,张口问道:“好看吗?”

    “好……”

    铁扇仙郁白猛然转身,铁扇一收成戒备之势,大声质问道:“你是何方修士,何时出现在此地?”

    铁扇仙郁大声质问,实则是为了掩饰心中的紧张,他竟不知这修士是何时出现,若此修不怀好意,那后果不堪设想,念及此他心中陡然升起一股怒气,即气自己不该大意,又气这修士颇为无礼,竟潜于自己身后!

    “能出现在西昆仑当然是玄门修士。”

    詹余亮出腰牌,见这铁扇仙脸带怒气,他也不以为意:“我说我是金环仙子的兄长你信吗?”

    “哈、哈、哈”

    铁扇仙郁白好像听了莫大的笑话,忍不住笑出声来。

    詹余见这铁扇仙笑的开心,也跟着笑了起来,过了一会才问道:“你为何发笑?”

    “我笑你这疯癫修士怎么也能入玄门?金环仙子乃天墉城女修,香艳夺目,风华无双,再看看你……”

    铁扇仙指着眼前修士,上下打量道:“衣衫破烂,蓬头垢面,五大三粗,怎会是仙子兄长?”

    詹余也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打扮,这避尘袍自黑沼泽四妖分别之时便穿着,一路见证了一个没化形的小妖慢慢成长为金仙,不知不觉这洁白的避尘袍也变得破旧染上了尘埃。

    “还以为能追求我家金环的修士眼光必然不差,没想到竟是一肤浅之徒!”

    詹余手中长棍一指道:“你叫铁扇仙郁白是吧,刚刚听闻你极爱斗法,不如你我战上一场如何?”

    铁扇仙郁白一听斗法两字,眼中立刻露出精光,他平生唯钟情两事,那便是美色及战斗,但思及此处乃是天墉城附近,便说道:“这里是西昆仑,贸然斗法乃是大不敬之举,我们不妨前往……”

    “休要多言,我也是玄门修士,怎不知山中规矩,虽不能善使法力,但只凭肉身切磋技艺,可没有什么约束!”

    “好,那本仙君今日便让你领教一下我铁扇仙名号的由来!”

    “哪来那么多废话,看打!”

    “哦……哦……啊……啊……”

    “当着兄长的面,还敢勾搭妹妹,你不挨打谁挨打!”

    不得不说一寸长一寸强,再加上詹余自云梦泽战场上磨练的技艺,铁扇仙这公子哥以己之短搏人之长,只有挨打的份。

    远远有其他修士看到此处有打斗,便要查看一番,但听了施暴者的言语便不再上前,家务事可不敢管,搞不好好心办坏事,两方都得罪,遂架云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