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十四章 勾陈

作品:《千秋不死人

    “崇丘是何人?乃上古先天白虎血脉,当年其先祖曾经与蚩尤交战,虽然被蚩尤抽取魂魄炼成了虎魄刀,但并没有人敢说是白虎弱,而是蚩尤的实力太强了!崇丘身为白虎的儿子,又得了女娲娘娘的山河社稷图,有女娲娘娘在背后为其谋划,又岂是我等能算计的?”大广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虞七。

    “消息可靠吗?”虞七对于老道士的话不置可否。

    “可靠!当然可靠!”老道士一双眼睛盯着虞七:“决不能叫崇丘立下妖国,否则咱们人族麻烦大了。我人族好不容易累积下大势,又岂能因为区区一个崇丘而毁于一旦?”

    “道门圣人没有后手?没有提前布局?”虞七看向大广。

    大广闻言果然面色迟疑,一时间犹犹豫豫,不知道该怎么说,左右环顾四周,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有什么话,你就赶紧说,怎么这般犹犹豫豫的”虞七有些不耐烦的道。

    泾水河畔

    一道龙吟声响,铁兰山化作真龙,腾飞于泾河之上,刹那间云雾汇聚电闪雷鸣,疾风骤雨袭来。

    只是叫人忍俊不禁的是---那条真龙没有尾巴!

    看起来不是一般的丑!

    “唰~”铁兰山收敛神通,面色阴沉的站在小船上,一双眼睛内死死的盯着刘伯温:“老道士,你要给我一个解释!必须要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莫要急!莫要急!你也知道,这世上龙种有三六九等,唯有至高真龙,才能与人身相合。那孽龙的尾巴依旧是**凡胎,如何与你肉身相合?老道士我斩掉了那真龙的尾巴,也是为了你好。为了叫你快速的与那真龙相合!”老道士一双眼睛看着铁兰山。

    “那你就斩了我的真龙尾巴?没有了尾巴的真龙,算得上什么真龙?一身实力至少削弱了三成!”铁兰山那个气啊。

    融合真龙他求之不得,但你融合一条残废的真龙,这算怎么回事?

    这不是祸害人吗?

    “莫要急!真龙这等存在,不死不灭血肉衍生不过是寻常本事。你自己感应体内的真龙气机,真龙的尾巴是不是正在缓慢的生长?虽然这个生长的速度有点慢,但你有无尽岁月,更有蚩尤的人神之力滋润,要不了多少年那真龙的尾巴就会生长出来的。”老道士笑看着铁兰山。

    铁兰山闻言面色稍霁,但却依旧是阴沉着脸。不知为何他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不是一般的不对劲,而是非常的不对劲。

    但他不懂屠龙者的门道,却察觉不出这其中的不妥。

    “当然,你要是想快速生长出真龙的尾巴,可以去屠杀其余的真龙。只要你能吞了别的真龙,大补之下尾巴自然而然就会生长出来。”刘伯温抚摸着自家胡须,不经意间的道了句。

    “哼,真龙何等强大?打不过还跑不了吗?想要降服真龙,近乎于不可能!”铁兰山才不会信了对方的鬼话。

    他又不傻,自从太古至今朝,除了斩龙一脉,还从未听人说有人能屠龙的。

    真龙岂是想屠就能屠的?

    真龙要是那么好屠,人王也就不会是天下第一高手了。

    圣人又岂会忌惮真龙?

    铁兰山看了刘伯温一眼,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径直跨步踏水而行,消失在了小船上。

    “哎,你别走啊。你屠杀不了真龙,但是我可以助你一臂之力啊!”看着对方远去的背影,刘伯温扯着脖子喊了一声,声音里充满了无奈。

    铁兰山是恼了刘伯温算计他,头也不回的直接离去,留下刘伯温站在船头看着铁兰山的背影许久不语。

    待到对方背影完全消失,才见铁兰山得意一笑,然后小心翼翼的捡起了掉落在地的‘蛟龙尾巴’模样的鱼尾,拿出一个玉盒小心翼翼的将其装好,然后封印住。

    “小子,你还嫩着呢。尾巴落在了我的手中,还想摆脱我的控制?简直是可笑!”说完话刘伯温将玉盒塞入袖子里,然后一头扎入泾水中,找到了那被封印的符篆。

    屈指一弹,符篆被破开,泾水河伯面带不满的看向刘伯温:“老刘,你这人做事不地道。”

    “做事地道,我也不能活这么些年,早就被人诛杀夺了传承,死的不能在死了!”刘伯温上前揽住河伯脖子:“咱们有些年岁不曾见面了,喝点?”

    “你别想惦记我那些陈酿!不可能的!我绝不会给你喝!”泾水河伯就像是被踩到了尾巴的猫,猛然挣脱刘伯温手臂,指着对方鼻子喝骂。

    “都是老朋友了,当年我帮了你多大的忙,你自己说?你想要抢占泾水河伯的位置,还是我替你斩了那三条龙种。想不到河伯大人你贵人多忘事,竟然将往日里的情谊……”

    “莫要说了!给你喝!给你喝!怎么不灌死你!”泾水河伯气的咬牙切齿,声音里充满了火气。

    二人一路来到泾水河伯水府,然后就见泾水河畔吩咐蚌女取来美酒,二人端坐在水府内畅饮。

    “好酒”刘伯温喝了一口,面露陶醉之色。

    “百年美酒,当然不会太差”河伯有些心疼。

    “真不知道深宫大内千年美酒,是何等滋味!”刘伯温吧嗒吧嗒嘴。

    河伯懒得理他。

    “我师父怎么样了?”刘伯温看向泾水河伯。

    “吃得饱睡得香,整日里在翼洲侯府不知有多快活。”泾水河伯说到这里面带疑惑之色。

    “翼洲侯府?我师父在翼洲侯府作甚?”刘伯温一愣,下意识停下了手中酒盏。

    “我也在奇怪,翼洲侯府有什么好呆的?可惜翼洲侯府防守森严,我等也难以探查进去”泾水河伯摇了摇头。屠龙者一脉都是疯子,谁知道这群疯子是怎么想的。

    “对了,你这回出来,可是有什么计划?”河伯看向了刘伯温。

    “斩龙,证就千秋不死之身,修成长生道果!”刘伯温目光灼灼:“九五被打破,我等了几百年的机会来了。”

    “干一票大的?”泾水河伯静静的看着刘伯温。

    “干一票大的!”刘伯温很肯定:“能不能成,就看这个黄金大世了。”

    重阳宫

    老道士一双眼睛环顾左右,露出一抹迟疑。

    “老道士,都这个时候了,还有什么可遮遮掩掩不能说的”虞七没好气的看了大广道士一眼。

    大广老道士闻言一双眼睛看着虞七,然后手中掐诀,巅篡了天机:“其实教祖早就在大罗长河中窥视到了未来一角,已经提前出手布局,只是不知道为何时空忽然混乱,颠倒朦胧似乎有人触动了时空法则,导致现在天下间因果混乱,那颗棋子也未必真的在掌控之中。要知道,自由是所有人的天性,没有人能强逼别人心甘情愿的为别人效力一辈子。”

    “所以呢?”虞七看着大广道人:“其实我道门的勾陈大帝,已经转世投胎于妖族。”

    “什么?”虞七闻言悚然一惊,眼神里满是骇然。

    若真如此,道门手段当真是深不可测。

    “不止如此。那转世投胎的身躯,还是崇丘公子分出来的一具法身!崇丘公子体内有女娲族与白虎族两种血脉。后来崇丘公子选择了女娲血脉,暗中将白虎血脉迁移了出去,并且投胎于人族。”

    “我道门圣人就是在那个时候,行了鸠占鹊巢的算计,夺了崇丘公子的那一具分身!勾陈大帝乃上古天妖,崇丘虽然有白虎血脉、虽然有女娲血脉,但终究是还没有成长起来!”老道士话语中充满了幸灾乐祸的诡异。

    “所以呢?师叔这次找我来,可是有什么事情要我做?”虞七看向老道士。

    “你身具祖龙,可以与天下间的所有真龙产生感应吧?”老道士一双眼睛看着虞七。

    “不曾认主的真龙,倒是可以有那么几分感应,却也模糊不定。”虞七想到了那个无双公子,多亏了对方的盘古石,才让自己一蹴而就直接练成了神灵变,跨入了神灵变的门槛。

    勾陈大帝是大好人啊!

    “你寻找一条真龙,然后咱们一道出手,逼迫那真龙认主。只要勾陈得了真龙,抢先一步建立妖国,便可夺了崇丘气数、夺了女娲娘娘的气数。到时候,妖族气数归我道门,我道门将会气数暴涨到一个无可附加的地步”老道士一双眼睛目光灼灼的盯着他。

    “你怕不是疯了!将整个妖国交托在一个人的手中?我若是勾陈,就必然反叛。一国的利益,足以令任何人心动。”虞七看到过崇丘,可不是甘心居于人下之辈。

    “可是还有的选择吗?与其气数被妖族夺去,不如赌一把。再者说,咱么也不是没有留下制衡勾陈的手段。再不济,妖族崇丘也跟着立国,两虎相争必有一伤。崇丘乃女娲血脉,压了无双一筹。无双想要战胜崇丘,只能寻求我道门的帮助。他离不开道门!”老道士目光灼灼的道。

    :加更开始,求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