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60.第1560章 歼灭战 上

作品:《华山神门

    < r="#0000">手机阅读

    余宇知道看来阵眼中心的姜嫣然,寒独雪等人已经开始全力催动大阵,开始全面的绞杀行动了。 (.

    天空上翻飞着的剑群带着呼啸着的破空之声,对着那老者一阵翻动,犹如浪头一般,直接绞杀了过去。

    老者暴怒一声,身上衣襟猎猎作响,一层白光将自己包围在了里面,同时一张口,一口小钟滴溜溜一转,从他的口中喷出。

    余宇看见如此剑阵来袭,知道附近有姜嫣然或者是小白鱼在,遁走的身形一个翻转,再次对着那老者急速飞了过去。

    老者喷出的小钟非常奇怪,滴溜溜的转动之下,快速变大,但却并不是攻向那些剑群,抵挡攻击,而是一下将老者罩了小钟的里面。

    从外面看,只能看见一口大钟了。

    余宇一怔之下,有些不解。他刚才看的清楚,那老者的护体白光,明显是一个上阶法宝的护盾,有了这样的护盾,为什么还要用一个灵宝级的大钟将自己罩起来?

    看那大钟的样子,并非护盾。他也从未见过这样的护盾,正在犹豫之时,耳边只听一阵咚的一声钟响。

    震的余宇身子一个激灵,一口血喷了出来。两者相隔少说有两千米的距离,听见钟声的一刹那,余宇觉得自己的心好像都被人摘下了。

    疼的他脸上的肌肉一阵抽搐,眼前发黑,两个耳朵的边上鲜血滴滴答答的往下淌。余宇一咬牙,口中大骂一声“老不死!”

    一扬手,咻咻咻,天女散花一般,几十道蓝色的寒光好似长了眼睛一样,只一转眼的功夫便飞到了那大钟的四周。

    大钟再次传出一声震响,早有准备的余宇已经将双耳堵上,但还是又一口血喷了出来,这一次比上一次还要严重。

    飞过来的长剑铿铿铿的撞击在那口大钟之上,犹如一串串的鞭炮响起,火花四溅,但对那大钟却是毫无伤害。

    “爆!”

    余宇口中低声喊了一声,蓝色光点围着大钟,发出一连串的脆响过后,半空中犹如炸开了一朵蓝色的莲花。

    整个大钟以及它四周的空气,死死的被冻在了一起。大钟上下前后左右少说凝聚起一层约一米的蓝冰。

    大钟原本的颤抖,一下静止不动,悬在了半空之中。但不过两次呼吸的功夫,就在余宇还未飞到近前之时,大钟带着一层厚厚的蓝冰,再次开始急速的颤抖,甚至开始以较慢的速度开始往一个方向飞去。

    余宇架起风云遁,几个闪动的功夫来到那大钟的上方,一翻手,一朵蓝汪汪的小莲花出现在了他的掌心,一翻手,蓝色的莲花对着那大钟便扣了下去,余宇口中喊道“老家伙,去死吧!”

    大钟有蓝冰包围,速度极慢,伽蓝离焰飞下的速度极快,一下便飞到了那大钟之上,蓝光一闪,以大钟为中心,四周的空气瞬间的功夫,一下布满了蓝色的冰渣子,呼呼啦啦的往下落了起来。

    场面之骇人,叹为观止。

    大钟内传出一声愤怒至极的吼啸声“何方小儿,老夫要你魂飞魄散。”

    “死吧!”余宇漠然的看着蓝色大钟,一招手,将伽蓝离焰召回,大钟却是一动不动了。虽然口中这样说,但余宇看着大钟,却有些狗咬刺猬的感觉,不知在该从何处下手了。

    对方的境界虽然只是界场境初期,而且看样子,似乎也不能字在此地施展法则手段,但即便如此,依他的境界,手段,还有他现在身上的宝物,一时间,余宇还真想不出太好的办法,能将这老不死的给弄死。

    这就是境界绝对差距带来的不对等。

    人都不能动了,你还是没办法,当然,还有一个原因是人在灵宝级的大钟里面呢。他不确定伽蓝离焰对此人的伤害到底有多大。

    因为有个灵宝级的大众在外面,余宇猜测最多也就是将他冻住了,要说冻死,大概很难,最少他还能说话。

    正踌躇之际,一道彩虹从半空中带着呼啸声直奔这边而来,余宇定睛一看,姜嫣然头顶一把几丈长的长剑,发着一道彩虹的光芒正对着他飞来。

    余宇脸色一凝,这种宝剑,他还不曾见识过。是一把看似虚化的长剑,竟然有几丈长短。飞到近前,带给他的压迫感,比剑胆还要强烈。

    余宇立刻想到府主以及肖承海等人跟他说过的一句话,姜嫣然此女的体内,多了一股不输于她的力量。

    现在看来,多半是这把长剑带来的力量。

    姜嫣然面色红润,似乎承受着极大的压力,见到余宇二话不说,一口鲜血喷在那长剑之上,长剑擎天一举,对着大钟狠狠的斩了下去。

    余宇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他以为这根本就是无用功,因为对方的是灵宝,如果能击毁,他已经动手了,自己的金月轮,乃是云霄子得意之物,中阶灵宝,威力无匹,但也不能说就可以将另外一件灵宝击毁,这几乎不可能。

    虽然对方的只是一件低阶灵宝,但看品相,绝非一般的低阶灵宝那样简单。

    只听铿的一声震响,一道彩虹打在了大钟之上,大钟上的蓝色冰块被一震之下,立刻化为了一篷蓝色的粉末,激荡着四散开来。

    里面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之声“啊……”

    姜嫣然的身子一个激灵,再度催动长剑对准大钟发动了第二次袭击。又是一声震响,老者的声音此时犹如鬼哭一般,好像是承受了无比的痛苦。

    余宇一扬手,逐雷长剑以及金月轮飞出,对准大钟,也开始了猛烈的攻击。三五轮下来,大钟开始猛烈的颤抖,进而发出一声声沉闷的裂开的声音。

    老者只是一声声的惨叫,但却始终不见出来。余宇心中稍稳,心道自己的伽蓝离焰看来是将他死死的冻住了,最少短时间内他是不能动的。

    这样一来,那便等于是瓮中捉鳖了。

    再有几番猛烈的攻击之下,小钟陡然间一震,咔嚓一声,四散而开。一片片的青黄色的铜块四下里激飞而去。

    余宇一招手,将一铜块摄了过来。

    一个蓝色尸体从半空中直挺挺的落了下去。

    姜嫣然一脸苍白,看了看余宇,默不作声一扭头,飞向了他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