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零八章 登天梯 三

作品:《华山神门

    1;912;5991;;19;19;19;6;5;5;1;8;1;21;6;9;11;09;;

    </>水月天大师姐独雪的到来掀起了今天的第一个**,下面立刻沸腾了起来,修士还好,对灵兽这种东西不是太陌生,但一般人就不行了,像是左勇等人则是一副看仙人的表情看着上面的独雪

    李馨蕊和付凌华则是眯着眼看着独雪,以及她的坐骑,神情复杂,不上是什么表情。皇帝苦笑着道“真人,这人被人称为仙子?”

    三法看着远处半空中的青鸾和独雪,道“是的,她所在的门派,都是女修。时间极长,较之学府还要长,是个很古老的宗门。一向不喜出头,不知今天为何来到学府?”

    息剑也点头道“是啊,玲珑水月天一向和外界修士联系不多,除非是修士界的大事,一般他们不会参与过来的。我去水月天拜访竹烟大人的时候,独雪仙子还是场河境,现在已然到了命场境,此女的天赋也是极为惊人啊!”

    雪舞淡漠的看看天上的寒独雪,复又低下头,看向远方,旁边的木锋一脸羡慕的看着天上的青鸾,声道“雪舞姐姐,这人是谁啊,那鸟又是什么,好威风!”

    雪舞扭过脸,眸光流转,冲木锋微微一笑“她是玲珑水月天的大师姐,名叫寒独雪,是在年青一代修士中,可谓是领军人物,那鸟是她的坐骑,名叫碧羽青云鸾!”

    “哦”木锋点点头“真了不起,我长大了,也弄一个来坐坐!”

    寒独雪刚到山区的上空,一个中年人背负双手,从不远处的天空中不疾不徐的飞了过来,离寒独雪不远处虚空而立,正是凤麟阁老大,赵无极!

    赵无极仍旧披散着头发,面色平静而沉稳,他看着坐在青鸾上的寒独雪,缓声道“杜雪仙子前来,所为何事?”他自然知道,寒独雪肯定不是为了参加凤麟阁的考核而来。较之学府,玲珑水月天在修士界的资历更老上一分!

    寒独雪站起身,下面的人都伸长了脖子去看寒独雪的容貌,尤以男性居多,当然好奇心很强的女子也不在少数。

    她欠身微微施礼,轻声道“惊扰了学府,独雪罪过,还望无极师兄原宥!”作为修士,她自然知道对方的境界比自己高,但限于身份,她不可能称呼对方为长辈,为表客气,便以师兄代称。

    赵无极倒是一怔,玲珑水月天他也去过,那里的女子十分孤傲,今天竟然称呼自己为师兄,这有点不太正常。赵无极沉吟一会儿道“仙子言重了,不知仙子前来,有何指教?”

    寒独雪轻声接道“无极师兄客气了,妹可不敢在学府造次。早就听闻凤麟阁乃修士圣地,妹早就向往不已,怎奈俗务缠身,一时不得抽身。此次听闻学府凤麟阁重开,妹特来瞻仰一二。另外,还有件事,要劳烦无极师兄一二!”

    “哦”赵无极静静矗立,看着寒独雪,觉得她不像谎,听她还有事,便问道“不知何事,能为仙子效劳?”

    “不知学府中可有一名弟子,名叫余宇的吗?”寒独雪轻声问道。

    赵无极一愣,下面的左勇和迟伟华一个跟头,差点扑倒在地。

    “余大哥不会是惹了这个仙女吧?”迟伟华惊呼,左勇也连连惊呼道“如果真是那样,我可就帮不了他喽!”

    李馨蕊,付凌华,以及薛子陵等人听的清清楚楚,众人竟然要找余宇?余宇那个乡下子什么时候和这种人物有过来往了,难不成有过节?

    还没有等众人醒悟过来,寒独雪继续道“无极师兄切莫多想,前些日在周天森林,承蒙贵府弟子余宇送给我师妹一枚五行珠,现在师妹境界提升极快,师傅特命我前来,找到余宇,当面致谢!我对学府不熟,只好劳烦无极师兄了?”

    薛子陵听到五行珠两个字,眼珠子差一点掉到地上,别人不知道,他还不知道吗,五行珠?尼玛,就是给自己一座金山银山都不能换的东西,余宇把它送人了?

    下面的修士自然不止薛子陵一个,不管是圣城的修士,还是来自天雷城的徐重连,以及朋元,云龙子等人,皆面现惊骇,难以置信。

    赵无极心头也是一震,他自然也知道五行珠的珍贵,他看着独雪的脸,对方不是在谎,不然以她在玲珑水月天那么远,怎么可能知道余宇这个人?

    赵无极稍微一怔过后,很快恢复中正常,便点点头道“有劳竹烟大人记挂我学府弟子了,无极自当遵命。今天开阁完毕,我便命人将余宇找来,见过仙子。杜雪仙子,请随我来!”

    毕竟这里有很多凡人,寒独雪骑了一个那么大的珍禽,太过惹眼,所以赵无极只好将她暂时带到一边,别人不易看到的地方。

    两人离去后,下面顿时一阵骚乱,现在圣城有几个不知道余宇大名的,新晋升的书圣,写的字被雷劈过,十六岁的禁卫军大统领,焱国最年轻的公爵,也是年青武者中的佼佼者,现在圣城最的武圣人。

    比起外人的唏嘘,学府那些新生更多的是疑惑和各种羡慕,能和那种角色女子发生点什么,那是所有男人的梦想。现在竟然让余宇这家伙碰上了,难道他家祖坟上冒青烟了,还是起火了?

    付凌华迷茫的看着寒独雪和赵无极的背影,喃喃道“余宇怎么和她有关系?”旁边的左勇一愣,随即冲迟伟华神秘一笑往旁边站了站。

    “真人,这五行珠是什么东西?”皇帝他们也听到两人的对话了,虽然隔得很远,但寒独雪显然没有隐瞒其他人的意思,声音虽然不大,但所有人都听的清清楚楚。

    息剑和三法真人对望一眼,三法皱着眉头,有些气愤的道“这个余宇,简直不知道好歹,五行珠是能送人的吗?”

    息剑苦笑道“陛下有所不知,五行珠对于修士,就好比是地盘对于凡人。凡人财富再多,都可能用光,但地盘这东西可以生出无尽的财富。五行珠就是这样,异常珍贵。比如武者,修炼极刻苦者,一般也要三五年才能进入到武徒境界。

    修士也是一样,修炼极为不易,每一个境界的提升都万分艰难。一旦拥有了五行珠,不但境界提升速度极快,而且在碰到瓶颈的时候,五行珠在很大概率上能自行突破。但却非常难寻,可遇不可求,属于百年难得一见的稀世之物!”

    “那余宇为什将这么珍贵的东西送人?”皇帝不解道。

    “的是啊!”息剑苦笑了一下“他也是修士,自然也明白五行珠难得的道理!”

    “这子,不定是因为自己场武双修的缘故,他放弃了,外加之看人家姑娘长相美貌,他动了心。不然解释不通!”三法气哼哼道。

    当众人还在为刚才独雪到来唏嘘不已的时候,前方天空发生了变化,不远处的半空中传来一阵异响,众人抬头一看,只见那半空里缓慢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泛着白色光晕的洞,就像是一个深不见底的散发着熠熠光辉的洞。似乎它远在天边,但却又有近在眼前的感觉。

    不一会儿,巨大的深洞中缓缓探出一道光幕,这光幕足有十几丈宽。光幕同样发着莹莹的白光,缓缓的向下降落。

    人们这是才知道,这就是所谓的天梯了!

    果然,随着光幕降下人们四散开来,光幕正好降落在了山谷的中央,以及其平缓的角度连接着地面和散发着耀眼光芒的巨大深洞。

    光幕在人们的注视下缓缓变形,不一会儿的功夫,原本及其平滑的光幕变成了褶皱的摸样,紧跟着这褶皱就慢慢变成了楼梯!

    天梯了形成了!

    有人仔细数去,正好一百级楼梯,每一梯级都几位宽敞,并不像普通的楼梯那样,楼梯阶梯的宽度有限,有的甚至没有一个脚长,这个天梯的梯级宽度大约有两米的样子,站上去极为自由。

    “登天梯开始,时限至日落,无论是否有人能登上天梯,此次开阁都将就此结束!”还是赵无极那沉稳且极富磁性的声音。

    从下面看上去,天梯似乎并不很高,最高的一级估计也就离地面百十米的样子,但众人还是有一种直觉,似乎看不太清楚真实的距离。好像是那么高,又好像到了天宫一般高。但阶梯尽头却是看的清清楚楚。而天梯尽头那巨大的深洞,仿佛连接着的是另一个世界,神秘莫测。

    人群一阵骚乱之后,有人出现在了天梯的最低一级。很快人越聚越多,时间不长,第一级阶梯边上已经站了一道人墙。看样子,有近两千人左右。毕竟阶梯横跨有十几丈远。

    不能修行的人都自觉的退了开来。上前的基本上都是年青一代的佼佼者,修士界未来的希望,各个门派的顶梁柱。

    云龙子和徐重连两人同时踏出了第一步,站到了第一层阶梯之上。两人对视一眼,轻松一笑,再次迈步向上。

    有人带头,紧跟着便有人也抬腿迈上了第一层。很快第一层阶梯上站满了年青的修士,看表情都很轻松!李馨蕊等人就站在阶梯不远处,毕竟近水楼台先得月,学府的学生,不用像外人一样,排队挂号那么麻烦。所有人都静静的看着台阶上的那些年青人,想看看,到底谁能坚持到最后,站到第一百级台阶之上,成为凤麟阁下一个宠儿。

    ...</>